湿虫

一楼东头的宿舍一五六背阴,一年四季晒不着几次太阳。他们的窗外长着一株椿树,上面有种很奇怪的小虫,米粒般大,整天伏在树根上动也不动。有个春天,这些虫子突然涌入一五六,就伏在崔生的床板上,开水浇不死,枪手喷不死,反而越聚越多。他们宿舍的跑来问我,我知道《唐异志》上载有这种虫子,叫做湿虫,专以人心底的阴气为食,凡是做了见不得光的事的人往往容易招这虫子。后来听说一五六宿舍另几个人从前丢失的水票、小钞莫名失而复得后,那湿虫就悄悄退了出去,甚至不在原先那棵椿树待了。可见先前湿虫伏在那里是已经有所预感了。

宋都

宋都是化院大三的学生,吝啬异常,别人偶尔借了两角钱,隔天就催着还帐,即使舍友倒了他暖瓶中的水,也要想着倒回来,可是他却常常占些鸡头蒜角的小便宜并以此沾沾自喜。所以同学们都不大愿意和他来往。

这一年清明,班里准备举行春游活动,宋都嫌交钱太多而没有参加。春游那一天傍晚,宋都正在海边溜达,迎面碰上了同屋的薛旁,宋都问:“你也没去玩么?” 薛旁道:“嘿嘿,我最近正在写本书,还差最后一点,哪有时间玩啊!”宋都奇道:“你也能写书啦?什么书啊:”薛旁又嘿嘿一笑,从怀中掏出一本略有破损的小册子递给宋都,宋都翻开观瞧,不是小说,却是一本账本,上面写着:某年某月某日宋都拿某某税票一张,未还;某年某月某日宋都用某某手机一次,时长10分钟,等等此类,竟全是四年以来宋都的“便宜”,把他臊得脸通红,抬头急忙向薛旁辩解,却那里还有人影。

宋都再想细看,却是一本旧日历,没有只言片语,心中大骇。回到宿舍,春游的人刚刚回来,薛旁也在其中,私下打听,薛旁玩了一整天,根本不在学校,方知受了捉弄。可见心中苟且之事,头顶三尺神灵自帮你记得清楚。

我很少向人推荐书的,正如我很少给人推荐东西。初一的时候,我给人推荐《梦回唐朝》,被人视为另类,毕业时,全班男生都拿着我的歌本摘抄。高一时,给哥们推荐许巍,被斥为垃圾,高三时这些厮反过来问我“听过许巍的歌么”。大一的时候,给班里玩红警的同学推荐魔兽,被拒绝:“不好玩!”大四时,这帮厮居然问我:“你听说过魔兽么?”我简直要崩溃。以上三件事绝对事实,如有雷同,我同情you!

推荐:沙丘三步曲《沙丘》《沙丘救世主》《沙丘之子》([U.S] Frank Herb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