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县人蒋勇,自称从小喜欢红色,从里到外、从穿的到使的非红色不用,就连吃饭也喜欢吃红椒。一日,蒋勇上街购物,大风忽起,路边正在安装的广告牌被吹落,把走在他身边的行人砸倒,项下爆裂的血管喷了他半边脸的血,鲜红可憎,蒋勇当场吓晕过去。从此,再也见不得红色,整日一身素白,连表带也换成白的。

又一日,蒋勇出行,适逢堵车,众人围作一团,蒋勇好奇,挤进人缝定睛一看,原来是个被撞死的人,头被碾碎,白花花的脑浆洒了一地。归来后,蒋勇从此不再讲究颜色,红的白的,什么合适就穿什么了。各人有各人的好恶无可厚非,如果太过强调这种好恶,就得不偿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