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年暑假我从天津探访朋友回来,乘火车返校,遇到了同学杨珊,山东荣成人,住我对门。杨珊为人热情,喜爱运动,尤善游泳,水性惊人,想必是与其在海边长大有关。火车从天津到烟台需要1天1夜,我俩同是中铺,相谈甚欢。当是时恰逢八月,酷暑难耐,半夜里我被热醒,翻来覆去得睡不着。扭头瞧杨珊,鼾声如雷,只穿着一件T恤,下摆卷起,露出半截健美的腰肢。我却大吃一惊,在他的两肋,赫然有两道口子,像嘴巴一样,随着呼吸一张一合,酷似鲨鱼身体两侧的呼吸孔。我想起在学校游泳时,她每次都穿职业运动员的连体泳衣,我们只以为他很专业,原来是为了掩盖身体的异端。

天亮后,我悄悄的问她。她坚决否认,直到我告诉他我知道鲛人,并向她保证绝不泄漏秘密后,她才承认自己的确是鲛人。中国古时将鲨鱼称作鲛,历朝历代都有关于鲛人只言片语的记载。我并不因此而惊奇,回到学校后慢慢得就把此事忘了。

毕业前一个月的一天傍晚,我正在宿舍看书,有同学急匆匆地赶回来说,杨珊死了。溺水而亡。原来那天他们宿舍的一伙人出去会餐,喝得兴起,浑身燥热,便去洗海澡,犯了游泳的大忌。鲛人尚且能被淹死,何况人呼?现实中往往是这样,越是自己熟悉的领域,越是容易犯致命的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