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年春天,我得了腮腺炎,半边脸肿得老高,当时正是半夜,宿舍楼门已锁,既去不了医院,翻遍宿舍也没找到合适的药。舍友到隔壁求援,我们班的李巳跑过来看了我一眼,从衣兜里取出一个用牛皮纸包的小包,说是他母亲给他带的中药,治腮腺炎很管用。舍友连忙用开水冲了让我服用,入口苦涩,略有一点腥味,第二天一早,我的脸果然已经消肿,病也好了大半。李巳又给我拿来两包药,让我再服用一天。我打开纸包,里边是一些黄褐色的粉末,偶尔有几点没有磨碎的大的颗粒,却像是动物蜕的皮。我猜这是蛇皮制的粉末,蛇皮在中医中又叫龙衣,因为古代中国一般认为蛇是龙种,将其称作小龙,蛇蜕的皮也被称作龙衣,在中医中是一味主药,治疗腮腺炎尤其有用。我去李巳的宿舍感谢他,顺便想问问这是什么蛇的龙衣。李巳并不在宿舍,我却意外的在他的床单上发现一些皮屑,竟是黄褐色的龙衣碎皮。当天下午同学们在宿舍像往常一样打牌时,我故意点起一柱硫磺香,李巳果然死活不再到我们宿舍来了。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发现李巳的脸色十分不好,靠近了还有一股异味,我私下里问他怎么了,他神色慌张的说没事。我告诉他我已经知道了龙衣的事情,他才肯说是因为无人帮忙,他背上的皮总蜕不干净,如今已有三层死皮,底下的新肉无法呼吸,开始腐烂了。我引他到一处僻静的海滩,用瑞士军刀上的撮子和剪子帮他把死皮蜕净。从此李巳对我十分信任,我们也时常在一起谈论奇闻逸事。李巳的家境并不富裕,他的蜕皮频率较凡蛇又快,我有个婶婶正好在中医院药房工作,于是我叫他把蜕下的龙衣拿去卖给医院,以此补贴生活。他的龙衣属于上品,总是以高价被收购。

蛇给人的印象总是阴险冰冷,事实上中国上古诸多神均是人首蛇身,即使民族图腾龙也与蛇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象李巳这样能用自己的龙衣帮助同学而不求回报的人,比起外表热情内心龌龊的小人,哪一个你更愿意亲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