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学校网络中心工作的时候,有一年的春分,服务器突然崩溃,重启后异常缓慢。我们的系统是自己用C语言在linux下构建的,理论上相当的安全。老师马上安排我们查找原因,没有发现任何错误。后来我发现在系统目录中出现了一个名为earthworm的dll文件,初步判断是蠕虫病毒,可是打开后里边只有一行代码:“221122”,把它删除后系统果然恢复了正常。如此短的语句怎么会有如此威力不得而知。晚上回宿舍后,我打开自己的电脑,开机速度特别慢,结果在C盘system32文件夹中居然也有一个earthworm.dll文件,打开后也只有一个命令行“112121”,删除后电脑恢复正常。

我马上跑到别的同学的电脑上,都发现了这个文件,打开后不尽相同,但都是由1和2组成的六位数。当时百思不得其解,很久以后我在翻阅《易经》时惊奇的发现,那些六位数都是卦象。比如我的电脑上的“112121”是“家人”,卦辞是“在家中应该各司其职”,想一想我果然很久没有帮母亲做过家务了。网络中心的“221122”是“小过”,卦辞是“可作小事,不可作大事”,那时我们正在开发一个大型校园信息平台,的确很久没有进展了。这个蠕虫病毒居然是在给每台电脑的使用者算卦,而且都很准确,实在是不可思议。

还是那一年的立秋,我收到一封电子邮件,信里请求我不要披露关于山魈的事情。那是我刚从湘西听来的故事,根本根本还没有开始在电脑里写,他怎么会知道呢?我只能怀疑电脑是不是中了木马,用杀毒软件和优化软件清理了好几遍也没发现问题。后来我用安全模式重启后,按ctrl+shift+esc调出任务管理器,出现了一个名叫serpent.exe的进程,这个程序和一个奇怪的IP地址连接,我用命令提示符ping这个IP地址,发现是一个浩如烟海的数据库,里边是数以万计的个人资料,我的名字赫然其中。很快,那边的管理员发现了我,并踢出了我,无论我怎么连线也连不上去了。第二天,甚至连那个serpent.exe也从我的电脑中消失了。

后来有一年,我独自去崂山游玩,名义上是春游,实际上是听说那里出了伥,想去看看是什么样子,可是在山上转了三天也没发现。倒是一个在太清宫门前摆摊的老头引起了我的注意,他带着个瓜皮帽,花白的头发象道士似的挽了个髻,带着副墨玉眼镜,胡子邋遢,眸子里却精光四射。我用随身带的玳瑁甲片看他,居然看不出他到底是什么人,便上前搭讪,他眯着眼看了我半天,任我如何讨教都微笑不语,末了递给我一张污迹斑斑的CD盒。我向周围人打听,众人都说那不过是个算命的老头,还常常把孙子的光盘拿出来卖。但我相信决不这样简单。

回到学校,我打开电脑,从老头给我的CD盒中取出一张平淡无奇的光盘放入光驱,不多时,屏幕上弹出一张启动画面,上面用小篆写着“狴犴叁安装程序”。这是一个我从未听说过的软件,我试探性地安装了它。安装完成重启后,系统中多了一个名叫“狴犴叁”的杀毒软件。运行这个软件,它立刻在我的电脑上发现了好几个来历不明的程式,其中一个是“春蚓”,就是那个earthworm.dll蠕虫病毒,另一个叫“秋蛇”,就是serpent.exe,是一个进程监视软件。它们不是用任何计算机软件写成的,而是由1和2组成的易经所构成。春蚓秋蛇原意是象春天的蚯蚓和秋天的蛇一样弯曲,比喻书法不公正。它的作者取这样的名字我想是故意给像我一样的有心人留下踪迹,同时提醒人,头顶有三尺神灵,切莫作 亏心事。虽然我很不赞成这种窥视人隐私的做法,但也很无奈的认同这种做法对有些人是非常必要的。如果你的硬盘有一天突然坏掉,千万不要以为那是BT下载拉坏的,好好想想自己平时作了什么了。

earthworm:蚯蚓;worm:蠕虫病毒;serpent: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