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对我讲,他小时候,晋城曹家有一对双胞胎兄弟,叫做曹旾、曹趸,聪慧过人,读书过目不忘。最奇特的是曹旾左手六指而曹趸右手六指。六指在新生儿畸形中不算奇怪,但大多数都只是一个发育不全的肉垂,根本不具备手指的功能。而曹氏兄弟的六指都与其他指头相同,骨骼肌肉发育健全,活动自如,这使得他们的手比常人的手更加灵巧。

曹旾的六指生在左手拇指左边。他天性乖巧,从小对家中的算盘极为喜爱,四岁起拜师学习珠算,上学后功课一直很好,特别是对数学兴趣极大。一九七九年正好赶上恢复高考,考入了北京某高校会计系,毕业后分配进银行,凭着一把好算盘很快成为了业务骨干。进入九十年代,计算机进入银行业务领域,曹旾决心发明一种中国人自己的键盘,能很好的录入汉字。一晃三年,当他把自己呕心沥血的成果拿出来后,人们发现,这个共五行、每行二十个键的键盘,常人根本无法试用,因为不是六指。每个人的特点就像曹旾的六指一样,只要运用得当,扬长避短,就会取得不错的成绩。但是如果想当然的把自己的特点当作每个人都具有的常态,并以自己的标准盲目的命令他人,不但达不到目的,对他人没有好处,而且也对自己没有任何益处,只是浪费精力和时间而已。

曹趸的六指生在右手小指右侧。和他哥哥一样,曹趸从小就和家中的掌柜学习珠算,上学后学习也很刻苦。只是他天性好动,兴趣广泛,涉猎甚广。无比灵巧的右手使得曹趸的动手能力极强。一九七九年考入了军校。领导因为曹趸的手而将他排除出了仪仗队,而且右手多出的手指对握枪姿势影响极大。曹趸一怒之下在军医院将六指截除。不料手术后曹趸发现右手一直隐隐作痛,后来甚至整个右半边身子都疼痛难忍,右手的灵巧程度也大不如前。

很多人都知道,自己身上长的特异之处,比如黑痣上的毫毛,皮肉里的硬块,都是不能动的。这些特异之处通常都是命脉所在,也就是身体最脆弱的地方,轻微的损坏也会造成不可弥补的后果。所以,聪明人都是扬长避短,取长补短是不明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