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晚上我和同乡刘亥在msn上聊天,他学计算机出身,如今是自由职业者,收入不菲。刘亥告诉我下月要开始流行一种很厉害的蠕虫病毒“蟠桃五号”,让我早点升级系统,打好补丁。

我问他怎么提早知道,他告诉我网络上流行的病毒60%都是他或是像他一样的人研制的。当一个新品种病毒研制成功后,他们或者将病毒卖给杀毒软件公司,公司将病毒信息加入杀毒软件补丁包中,或者将病毒卖给特定客户,特殊病毒有特殊用途。至于病毒是否在网络传播则不一定了。

我问新病毒是如何研制的,刘亥说普通程序员当然是熟知系统,根据漏洞逐行编写代码了。而他自称“养蛊人”,就像古时云贵边民养蛊一样,定期将各种病毒放入专用电脑中,让病毒之间相互攻击,隔一段时间后,那个剩下的病毒程序一定是综合了所有病毒的特征并覆盖了其它程序而剩下的。刘亥把自己的病毒称作“电蛊”。

电蛊不是任何人都能养的,没有专门改制的linux系统和高转速的硬盘,尝试电蛊只会把本机吞噬破坏。据说像刘亥一样养“电蛊”的人如今已经不少。蛊是古时最阴毒的手段,即使蛊主人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使用,而今居然有人以此牟利,实在是令人扼腕。

PS I:北京市有6个外籍教师做2005年的英语高考试题,满分150分,这6个外教平均分为71分。外教考完之后就问:“你们这是考英语吗?”(5月15日《中国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