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花

去年六月的一个周末,小谢给我打电话说她的手机在自习室又丢了。小谢生性泼辣,丢三落四,但她经常丢东西委实不能只怨她自己,怪就怪学校治安不佳。她的手机是五一去欧罗巴玩时刚买的时新玩意,直板款式,粉色的花瓣底纹,虽然只有两百欧元,却是环保技术制造的新产品——它的外壳里包着一颗种子,当手机报废后将其埋入花盆,就会生长出一株植物,其他物质都会完全被分解。在自习室被盗十有八九是学生所为,我告诉小谢这些人一般都不敢把赃物带回寝室,而是埋在校园的某处花坛中,时逢雨季,运气好的话红花开处就是手机所在之地。一周后小谢告诉我手机还真找到了,可惜外壳已经化开,不能用了。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埋藏小谢手机的树下居然还有林林总总二十多个手机和七八个钱夹,小谢把这些赃物交了工,受到了表扬。中国古代就有很多通过寻找在特殊地点才能生长的植物的案例,我想说的却是,为什么总有那么多粗心大意让窃贼有机可趁的人呢?

问柳

经管学院门口有一株碗口粗的柳树,普通无奇。但不知从何时起,有人发现在无风之日,柳树落下的叶子叶柄总是指着正南方,屡试不爽。后来闻者众多,谁都来揪一片叶子试试灵否,不足两月,这棵柳树叶子被拔得精光,枯死了。我识得这棵柳树叫做禹柳,是大禹治水时种来指路的有灵性的树木。可惜这棵树既生在了凡世,又不懂得收敛,只得自己寻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