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木客以为天空会一如既往的阴霾时,太阳适时地出现在云层的夹缝处,彻底将他爆晒了一天。好在橙东的天气已然温暖起来,校园里养眼的美女随处可见。

木客坐在树丛旁的塑料椅子上,眼睛躲在橘色的镜片后面。他舔了舔嘴唇,回忆当他还在校园时,海风迎面吹过来的惬意。此时此刻,一样的林荫小道,一样嘻笑着走过的情侣,一样喧嚣的教学楼,甚至连教室门都漆成了一样的颜色,可木客却再也找不到这个校园属于自己的感觉。

一个背影酷似阿椴的女孩走过,头发用褐色皮绳随意地挽了个髻披在背上,右手手腕上有一串粉红的小石子。木客想起在天津的时候,阿椴手上也有一串这样的手链。那个女孩在离木客四米远的地方站立了片刻,然后消失在湍湍人流中。

有人忽视木客的身份在左近侃侃而吹。木客很差异大二的学生了居然还会有这么幼稚的想法。他想给阿椴打个电话,但6600只有一格电量了,而他今晚不能回家,明天还要上一天的班,所以,木客忍住了。

许是在海边待惯了的缘故,橙东的天气并没有让木客觉得潮湿。但他还拿捏不准温度的变化与季节的更迭。比如今天这样出大太阳的天气,木客居然穿着件北脸就来了。但即使是出大太阳,天空仍旧灰蒙蒙的,这让木客无比怀念西营的天空。告诉在这里出生的孩子“蓝天”,就像告诉出生在水星的孩子“空气”一样。

下午,小龙@木客,说要的那篇稿子翻译好了,问他怎么不在线。木客说今天晒太阳呢,不摸电老鼠了。她问他最近再有没有出痘痘,如果没出,就说明青春期过去了。木客忽略橙东养人的水土,想了想,似乎真的很少再出痘了。可是,青春期这个家伙,就真的这么绝情地离开他了吗?就像阿椴一样。木客愤愤地想,我还没出够痘痘呢。

这是一个在和煦阳光下度过的一天,绵长而又美好。木客频频用随身携带的三台相机记录下从他面前经过的同学们。一直没交待木客为什么会在阳光下暴露一整天,木客说,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