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hu最近写了很多对仗并不工整的七绝,转化成小段的代码通过2.5G移动网络终端发送出去。这些代码汇入庞大的数据流中,发送到1010km以外另一个不为人知的终端上。当tihu的数据量在短短十天左右的时间内就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峰值时,负责均衡动能分布的插件发出了蜂鸣声。tihu在评价了自己的信用等级和线程数之后,关闭了警报,将与1010终端的七绝代码程式的通讯优先度提高到第一级,并保证eyes-sky插件随时监控这一进程。

醍醐在过去的接近二十天中小病小灾不断,但这未尝不是好事。淤积的秽气可以及时排除,以避免大的凶险发生。劳动节他回到了西营,看望母亲并处理一些琐事。姥姥安装了新版的假牙,显得精神了不少。隔壁单元一个高二学生因为便秘引发的脑出血猝死在卫生间,惊出院中母亲们一身冷汗,纷纷回家关心儿孙们的消化系统通畅与否。城市里到处游荡着装备精良的驴友,世界第二大郁金香产地的空气中充满了陌生的味道。

回到chegndu后,醍醐开通了TV服务,并花巨资搭建起空气循环系统。在七月之前的五十多天里,冗长的数据链激起的能量涟漪将会充斥他的生活。好在,tihu直达1010终端的信息交换将保持醍醐清醒的头脑。利安零散着更新了几次trir的数据库,西塞仍旧困于GFW,好在昨天也终于通过利安露了一脸。醍醐顿时来了精神。此刻他突然醒悟过来,在过去一个月内怠于更新,只因为他不希望一个人去战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