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承认我低估了南方的天气,总以为二十多度的天气还能持续一段时间,不料一下子就飙升到了三十度以上,并且居高不下。幸亏我未雨绸缪安装了空调,否则定会成为全球变暖惨剧中被献祭的一分子。

这个傍晚,下班,走出办公区,顿时被一股黏热的空气包围。单车的轴承仿佛也被汗水所阻塞,发出奇怪的咯吱声。我穿梭在衣着暴露的人群之间,朝着家的方向。那里没有香喷喷的饭菜,没有欢声笑语,只有冷冰冰的赛扬1.6和PSII。

我找了个街边的苍蝇馆馆。一大份鱼香肉丝炒饭,一碟泡菜,一碗海带汤,吃得满满当当,却只有4.5元。这就是橙东,33°的五月橙东。

前一天,师兄来家里做客,玩PSII。之后摇摇头,说,你这里太脏、太乱。我心有不甘地说,就是有点乱,脏那是不脏的。倒不是托辞,我喜欢那种在铺满了东西的大桌面上翻找某样东西的快感,喜欢某样东西只有自己才能轻易找到。房间内的每个事物放在某个地方都有它必然呆在那里的理由。就像热带雨林一样,混乱之中潜藏着规则。

前一天的前一天,小小的同学聚会。居然是四人以上,且还是初中同学。有点科幻的味道。

前一天的前一天的前一天的前一天的前一天的前一天,我和water签订了一项契约,有点棋格适米的意思。这个契约,看着缥缈,但让我长久沉重的心,感到从没有的轻盈。买了一本《数学的故事》,我想,应该有些共同语言才是。

PS:近期阅读书目 《光晕II》 《美国众神》 《数学的故事》 《创意市集》 《与巫为邻(欧洲巫术的社会和文化语境) 》 《唐前志怪小说史(修订本)》 《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