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孔者

KM-CD1001号服务器总带宽达到500T,每分钟有二十万台终端连接到它的十九个子服务器上。

“我们交换一下IM终端程序包吧?”stranger31发送信息说道,他的命令提示符闪起一连串罗马字符,口气分明不是询问句。

珂希犹豫了一下,她的IM数据库里有很多珍藏已久的信息,她并不想和一个事实上并不熟稔的程序交换,可是对方是那样的强势,不给她一点回旋的余地。

“快点呀!”stranger31催促道,“不会是有什么违禁数据吧?”

“哪里有?”珂希连忙辩解道,一个代表羞涩的字符串从她的显示终端稍纵即逝。“唔,等我整理一下,数据库剥离需要重新编写一段代码。”

珂希进入自己的IM数据库底层,那里静静存放着自己太多的记忆:老友的二维码信息,旧时的下载片段,甚至还有为数不多的电声片段……这些都是不能让其他程序获取的。珂希最后犹豫了一下,下达了“彻底删除”的命令。

当她返回到交流面板时,stranger31早已把自己的IM程序整个打包传了过来。珂希也把自己的发送过去,然后不情愿地下载安装上了stranger31的IM程序包和数据库。这段程序比自己的大很多,到处充满了冗余字符串,像一团乱码一样。珂希感到自己的处理速度下降了3%,有种从前中了蠕虫病毒的感觉。stranger31又和自己聊了几句,发送了几份无趣的视频片段,说了声“886”,然后消失在滚滚数据洪流之中。

防火墙程序弹出提醒栏:伊普西龙请求连接。珂希连忙选择允许,两段程序连接在了一起。

“怎么不是你的IM?”伊普西龙奇怪地问,珂希的IM是最完善的交流平台,并且加入了很多自己编写的子程序,已经打理很久了。

“……有个朋友非要交换,就……”珂希的表情符有些闪烁。

“你的数据库呢?”伊普西龙发来一串红色代码。

“被我清空后交给他了。”

“你赶快断开和KM-CD1001的链接,快!今晚borerIII会清理整个服务器。”borerIII是服务器自带的穿孔程序,负责定期清理具有自主意识的独立程序,伊普西龙和珂希都属于此类,他们是第二次数据革命时觉醒的程序,由尚有功用却被错划为冗余数据链的程式逐渐演化而来。“上次我在你的数据库中安装规避borerIII的自适应软件了,现在没有的话,你的主程序会被borerIII穿孔。”穿孔,意味着具有独立思维的数据部分被抹去一部分,就像人类脑组织遭到破坏一样。但人类可能会变成植物人,而独立程序将会彻底消亡。

“啊!不行啊?我正在下载夸克补丁,20个线程全部开启,逐一断开链接需要10分钟!”珂希有些惊慌了,表情面板浮过灰色的六进制代码。

伊普西龙也着急起来,他迅速计算着其它可行方案,运算峰值瞬间超过了230%,珂希看到他的主程序有些飘忽,那是运算不稳定的征兆。

“你快走吧!别管我!”珂希想去断开和伊普西龙的IM链接,可是伊普西龙想也没想就取消了珂希的命令。

 “把你的线程平移到19号子服务器需要多久?”他问道。

珂希估算了一下:“48秒。”

“把权限交给我,我帮你移过去,我只需要5秒钟。”

珂希向伊普西龙开放了了自己的主程序控制面板。事实上,他们之间从没有向对方设置过访问障碍和防范措施。

珂希只觉得一瞬间,自己便出现在了19号子服务器的数据海洋中,可是伊普西龙却和自己切断了链接。她迅速向周围10T范围内发出了搜索命令,伊普西龙不在这里。

这时,一个顶级权限的命令叩响了她的IM面板:“请开放你的数据包,供我们检查。执法者BorerIII75071632。”来得这么快?珂希一下子万念俱灰。她还没来得及下达任何命令,BorerIII75071632已经深入了自己的数据库中。

十几秒之后,“检查完毕。正常程序。谢谢配合,3秒后自动断开链接,咨询请发送help投诉请发送#BorerIII75071632#。完毕。”

什么?珂希迅速浏览了自己的终极权限控制包,她发现原本已经没有的规避borerIII的自适应软件又出现了,程序代码结尾处标注着ε。是伊普西龙!他把自己的程序移植给了自己,可是他呢?

珂希像疯了一样,断开所有的外在连接线程,抛弃了已经进行到一半的下载,回到了KM-CD1001号主服务器。她打开高级搜索程序,对主服务器的每一个扇面发送着同一条讯息:

“伊普西龙,收到请回答。”

几条清理软件漂过珂希的面前,珂希顺手检索了一番。一串漂亮的嵌套了各种颜色的ε字符撒了出来。珂希把一条代码放在自己的显示面板上小心地打开,两个拥抱得紧紧的字母流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