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伤害人类!”

“知道了,头儿。”

卜援越25岁零两个月的时候,在淘宝开了一个贩卖走私黑莓手机的网店。当他25岁半的时候已经存了将近五万块钱。卜援越住在圆环套圆环最外边的环,去一次上下九或是槐树村非常的不方便。于是,他决定买一辆车。但他的网店生意正在蒸蒸日上,也急需资金扩大货源,购车款必须紧了又紧。犹豫再三,卜援越决定买一辆二手QQ。

第二天一早,卜援越兴冲冲地赶到位于东货场的全市最大的二手车交易市场。他发现二手QQ比一手悍马还难找。“你买什么?那玩意开两年早就散架了,哪里有什么二手的呀!”一位卖家不屑地看着他,烟屁股挤在嘴角,在皮肤上留下日久弥深的黄褐色印记。

卜援越不甘心,睁大眼睛在诺大的二手车一条街里扒了起来。他发现二手车并不是自己想象地那样,布满灰尘风餐露宿年老色衰的样子。卖家们都把车打扮一新,甑明瓦亮,一尘不染。想看发动机?可以,保准看起来跟新的似的,当然仅仅是看起来。卜援越有些想不通,明明是来买二手车三手车,为什么非要把车打扮得跟新车似的,而其他来逛的买主也一本正经煞有介事的样子,仿佛在逛4S店一般。

在街尽头紧靠垃圾场的一个小停车场里,卜援越终于看到了一辆二手QQ,傻乎乎地蹲在那。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没人买二手QQ了,那完全是一个破了的气球又被勉强吹起来一样,像一个胸部垂在腰间的老妇人,卜援越实在提不起去驾驭它的性致。他捏捏自己的钱包,准备暂时搁置买车计划,继续回到82路公交车上去。

正当他准备离开时,一公里以外的一个加油站发生了爆炸——这么什么奇怪的。卜援越以及所有人被气浪掀翻在地上,密密麻麻的汽车玻璃争先恐后地发出破碎的声音,声道尚健全的车的警报也尖叫起来。卜援越爬起来,弹弹牛仔裤上的土。他突然发现,停车场的边上还停着一辆被油布蒙着的车。它的线条是那样性感,即使隔着厚厚的污迹斑斑的油布。卜援越跑过去,一把扯下油布,一辆车窗完好、蓝灰色的SC7080F静静地停在那里。

太棒了!就是它!卜援越在心里喊道。“老板,这辆SC7080F多少钱?”卜援越中气十足地喊道,他的声音也不由自主地仿佛是在4S店一般。

“奇怪,这玻璃怎么没破?”店主刚刚还沉浸在所有车辆毁坏的剧痛中,看到还有硕果仅存,并且有人想买,立刻高兴起来,“一万二,这车好,第一代产品,比现在的电喷车强多了,总里程也不多。”

“8000!我马上提车,不要票!”卜援越斩钉截铁地说。

“8000就8000,成交。”店主对这台停在这里蒙了四年的老车能卖出去已经很高兴,虽然他还对这车为什么擦得这么干净以及车胎为什么没扁心存疑虑,“肯定是赵四偷偷开来着,他哪来的油钱?”

卜援越掏出钱包,突然又变得犹豫起来,小声地问店主:“您这支持支付宝吗?”

“操,买个破二手奥拓,宝什么宝!”

卜援越开着蓝灰色奥拓SC7080F神清气爽地奔驰在外环快速路上,路两边的拆迁房和化工厂尽收眼底。在过去的三天里,他对自己的新车缝缝补补,装饰一新。拆了卡带机,安装了ipod车载装置和音箱;拔了奥拓的车标,从小时候自己偷撬的藏品中挑出一个牛头安上;在倒车镜上挂了一幅毛主席像,甚至还有一个车载冰袋。在打扫车厢的时候,卜援越意外地发现两个前排座椅的靠背上绣着图案,像是两个人脸,一个宽下巴,一个尖下巴。他隐约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图案,可惜出生在农村的卜援越几乎没看过什么动画片。不过他还是觉得这图案挺酷的,于是没有放背套,而是直接坐在了皮质的驾驶座上。鬼知道为什么奥拓车里会有皮质座椅。

某天晚上,卜援越刚从机场海关同学那里进货回来,请同学吃饭时多喝了两杯,进了屋门就躺在床上睡死过去。住在郊区的好处就是地方宽展,还带个农家小院,奥拓可以停在院子里。半夜,卜援越朦朦胧胧地被膀胱蓄水量警报惊醒过来,隐约听见院子里有什么在响,像是农村里偷卸铁轨的声音。有贼!卜援越立刻紧张起来,从墙根抄起一根铁杵,蹑手蹑脚地走出屋子。随着屋门被推开时那一声轻微的嘎吱声,两道刺眼的光柱打在卜援越的身上。

“谁?”卜援越下意识的捂住眼睛叫道。几秒钟后,他睁开眼睛前突然意识到:光柱是从斜上方大约三米高的地方射向自己的,可院子里除了一个石桌没别的了,更不要说路灯。他慢慢地睁开眼睛,不敢相信般地看着外边。一个三米多高的铁家伙矗立在院子中央,胸前挂着一幅毛主席像。

“你……你是……变形什么刚?”卜援越语无伦次地说道,前边我们提到过了,他没有什么动画片观影史。

那铁家伙开口了。“你好,我的朋友。我是汽车人铝皮。我是来自塞博特星球的变形金刚。”

“你不是辆二手奥拓吗,怎么变成汽车人了?”卜援越既不兴奋也不害怕,他惦记自己买的车活过来以后自己开什么。

“我是CF09e12型量产变形金刚,潜伏在地球已经很久了。没有人可以驾驭我们,除非他是我的朋友。而你现在就是我的朋友。”

“你好好地变成二手车潜伏就是了,干嘛变形出来吓唬人?”

“世界局势风云变幻,中国这旮搭也不平静。霸天虎要来了,我们的老大擎天柱让汽车人全部苏醒,保护你。”

“保护我?”卜援越莫名其妙,不清楚自己怎么成了变形金刚的目标。

“记得你姥爷家的那个夜壶吗?被你偷偷拿来,现在就放在偏房里。”

“知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是我姥爷发现后大怒,招来霸天虎想要教训我?”

“那上面留有几千年前第一个变形金刚到达地球后制作的星图,只有得到星图,才能找到魔方的坐标,获得榨干地球能源的力量。”

“哇!那么厉害!请问擎天柱是谁?变形金刚还是变型金刚还是变性金刚?这字怎么写?你为什么叫铝皮?你还会不会让我上?啊不,让我开?……”

“小朋友,你的问题太多了。我们还是回到屋里,谈些关于世界和平的事情吧。”铝皮轻轻拎起卜援越,放进屋子,然后自己猫着腰也钻了进去,撑破了门框。还是奥拓好,至少还能进来。

“汽车人什么时候来呢?他们不会都钻进我的屋子吧?我一直给你吃柴油你不生气吧?你的脸在哪里?……”

一个伪Ipod,变形成小机器人,偷偷溜出了卜家大院。“报告威震天大王,我们发现夜壶的下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