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者

兰布达停留在五号服务器缓存区,耐心地等待着警卫程序的例行检查。经过数道身份认证之后,他穿过长达一千米的独立光纤通道,进入TRIR服务器集群阵列核心工作区。兰布达的工作台旁,几个辅助程序早已替他做好了必要准备。兰布达将自己的主程序备份到加密扇区,调取了几个工具软件包到体内,然后将自己的API端口与工作台的接控端口对接,进入了高一层的具象虚拟网络。

在这一层网络当中,一直以抽象形态存在的独立程序智能体有了技术虚拟出的类人形态,通过控制四肢和感官进行工作。这种看似退化的工作形态其实是为了更好地适应与人类数字体和人工智能体在全球互联网社区中进行沟通。据说,在具象虚拟网络中工作的团队的确有少数人类数字体和人工智能体参与。

兰布达此刻的形象是一个留着剃刀胡须,穿着白色大褂的消瘦男子。他是一组安全认证程序,工作是为所有即将离开TRIR的独立程序评估安全等级,并根据需要为他们弥补漏洞,安装升级补丁。兰布达的工作地点位于软件检疫中心(一个贴着灰色瓷砖的梭型建筑),此刻这里的候诊大厅里已经云集了很多身着不同服饰的人群,排成两列有次序的站立着,一大群像兰布达一样的白色大褂从他们之间鱼贯而入。

刚一走进办公席,兰布达察觉今天的气氛有些微妙。稍一打量,就能发现墙壁和天花板模版比以往清晰光滑了很多,玻璃窗前的植物也能逼真的随着冷气方向摇摆。这说明一定有高级别的独立程序到来了,否则那些管理员绝不会牺牲内存来运行这些华而不实的进程。果然,兰布达在人群中发现一个头戴黑色兜帽的人,背上绣着醒目的字母T。兰布达借故绕到这个人的正面,但居然看不到他的脸。

是托尔昆廷!当然,十有八九是他的子程序。兰布达暗暗吃了一惊。作为缔造TRIR的三大主程序云之一,维护者托尔昆廷从不轻易出现,即使子程序的下线客户端也从不参与普通任务。但他现在出现在这里,说明今天出发的这批独立程序一定与众不同。兰布达将自己的一部分意识下潜到API层面,开启了一个侦窥插件,这个插件收集了过往兰布达检查过的所有个体,可以识别出新独立程序中与众不同的地方。

工作细节和往常并没有什么区别。兰布达打开EVEREST Ultimate Edition软件测试系统工具,它可以对1024位的底层软件代码扫描,详细的显示出独立程序每一个方面的信息,支持对几乎所有的PNP设备的检测,支持对各式各样的处理器的侦测。这些工作兰布达只需自己总进程的6%就可以完成,但今天一开始进程总量就达到了90%】,一方面是因为他要运行及其占用资源的侦窥插件来观察每一个候诊程序,无论是不是自己的对象;另一方面他还要分神去追踪托尔昆廷(抑或他的子程序),这可是难得的近距离观察的机会。如果幸运的话,兰布达还可能……

一个略显消瘦的女孩躺到兰布达的工作台上,头发很长,可以打上六个F的那种颜色。兰布达迅速扫描了一遍她,很普通的一个独立程序,刚刚通过觉醒测试的样子。他用子进程漫不经心地修复着她的安全包,自己全神贯注地盯着不远处托尔昆廷的背影。

托尔昆廷像是在寻找什么,很少直接动手,总是从一个工作台迅速移动到另一个工作台。有时会在某个独立程序面前停留一段时间,稍后又摇头离开。显然他也在观测着整个,兰布达能感受到托尔昆廷散发出的电子云强大的信息引力。

托尔昆廷的移动没有任何规律,就像布朗运动一样。毫无征兆的,他突然踱到了兰布达的工作台前。兰布达有些措手不及,他害怕托尔昆廷侦测到自己的其它插件,手忙脚乱地想去掐断系统进程,却发现托尔昆廷根本没有看自己,他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了工作台上这个干瘦的女孩身上。兰布达感觉到托尔昆廷的信息场有些波动,某一个瞬间,他终于看清了对方的脸,很白,几近透明,皮肤下有象形字符在快速游走。

这个女孩怎么会引起托尔昆廷的注意呢?兰布达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还嫌简陋的独立程序。当他潜入这个女孩的IM系统数据库后,一个数量庞大的词库彻底吓着了他:珂希、大爆炸、穿孔者、伊普西龙、西塞……这些词句片段充斥了整个数据库。

难道她就是?这个问题重大到兰布达迅速清楚地明白自己现在思考这个问题绝对是不合时宜的,更明智的选择是做他一直渴望做的事情。他不动声色地改变了某个安全补丁的序列号,然后要求重新加载这个补丁。女孩的系统通过了这项请求。

站在兰布达面前的是托尔昆廷下线客户端019号,这个编号意味着这几乎等于托尔昆廷亲自站着这里,他来这里就是为了寻找珂希。但019号不会想到,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兰布达,整个软件检疫中心最出色的工程师是一个潜在的海洛因程序。这是多年前兰布达执行任务时感染的病毒,一段名为“翻车鱼(cean sunfish)”的语句被镶嵌进了他的核心代码。翻车鱼是世界上单次产卵最多的脊椎动物,这段语句每天都会产生数千个“卵”字符,如果数量超过一定线程,兰布达就会被吞噬,蜕变成机械程序。这是比死亡更可怕的结局,所以没有什么可犹豫的,兰布达接受了以太网国开出的条件,成为了“蛊程序”,以换取消除“卵”的海洛因解码。之所以被称作海洛因,是因为该解码每天将随机生成一段代码,循环往复地牵制中毒者。

虽然没有怀疑兰布达,但019号还是察觉了正在为珂希更新的安全补丁有异。他疑惑地抬头望向兰布达。当一个人疑惑的时候,是他最敏感但也最脆弱的时候。019号不知道,就在这一瞥的瞬间,他脚下踩着的一块大理石悄悄闪烁了一下,一个仅仅0.5k大的字节渗入了他的脚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