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注者(marker)

一碗小锅米线?珂希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个念头,然后紧接着,面前真的出现了一碗香气四溢的牛肉米线。珂希用力吸了吸鼻子,虽然她明知这不过是几行命令符刺激官能端口伪造的虚像,但还是忍不住咂了咂舌头。她用尾指敲了敲盛米线的景泰蓝大花碗,声音通透清亮,听不出是用什么程序编写的。

“看到了吧,我们知道你在想什么,还可以满足你的任何愿望。”一个声音说道,像是剔骨刀在牛皮上刮擦。

“可是我们仍然很佩服你,你居然可以真的不去想我们想要知道的事情。يتخلى عن。”另一个声音说道,如同铜鼓一样嗡嗡作响。

“我想要你们复原伊普希龙,可以吗?”珂希愠怒地把米线丢到地上。大花碗穿过白色地板,仿佛从来不曾存在一般。

“当然可以,”剔骨刀说道,“只要告诉我们想要的,我们一定还你个一模一样的爱人,唔,不超过19K字节的误差。”

“事实上你曾经主动告诉过我们关于红色代码的事情,再多说点又何妨?الميت。”铜鼓耸耸肩道。

珂希冷哼一声,靠在椅背上不再说话。谁都知道,核心代码处即使只差一个字符,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独立程序。她斜眼瞥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两个PNC程序(Police Negotiation Cadre,警方谈判专家),他们的面孔笼罩在虹膜眼镜后面,飘忽不定的目光穿过镜片死死盯着自己。

自从74个小时之前珂希被带到这里接受审问,这两个PNC程序就一直这样单调地重复着一个问题:“告诉我们想要的”,既不解释想要什么,也绝不多问一句话,反倒是耐着性子任凭珂希胡搅蛮缠。珂希清楚这不过是老套的疲劳审讯手法,她可从来不惧怕这种手段。珂希安装有自动结束进程语句插件,任凭审讯者如何想要激活她的某一部分,都会被自动终止,这样便不会留下冗余的临时文件,没有系统崩溃的危险。这个插件来源于TRIR的某一个建设者,没有谁能够屏蔽它。

审讯室里短暂地安静了几分钟,铜鼓声音又开口问道:“告诉我们想要的,我们满足你的愿望。ألياس。”他的话语里总夹杂着珂希听不懂的音节,让人听着心里发虚。珂希试图用自己内嵌的TIHU搜索引擎破解这些生涩的单词,却发现它们只是一些含义模糊的阿拉伯符文。

一大包奶油味爆米花?一包粟香米花凭空出现在桌上。珂希摇头苦笑了一下,挥手把米花推到地上,不理睬PNC程序逼问的神情。

“التخلي عن المقاومة。”铜鼓又低声吟道。

一个蓝莓味甜筒?这是怎么了?珂希心想,心如止水七十多个小时的自己居然开小差了。或者再来一杯爱思巴苏咖啡?珂希猛然发现,自己的虚拟内存使用量开始不受控制地飙升,各种无关紧要的念头纷至沓来,缓存文件占用的临时文件夹越来越多。她意识到,自己的防线开始崩溃。

“الذاكرة !يجب ان !”铜鼓突然提高音量大喝道。珂希感觉到自己的小心脏——核心代码与主防火墙交结的那一点,“砰”地一声碎了。一股陌生、尖锐而又狰狞的代码大军潮水一般涌进自己的体内,势不可挡地冲向隐藏那个秘密的深渊。

深渊由十六道243位的甲骨文密匙墙组成。代码大军拥堵在狭窄的墙前,变化成无数巨大的钻井机床,架设在在墙壁上开始凿挖,高速旋转的金刚石钻头溅起刺眼的由0与1组成的火花。

珂希瘫软在椅子上,黄豆大的冷汗从额头渗出,打湿了白皙的脖颈,嘴角随着脊柱的痉挛不时抽搐一下。铜鼓双手合十,不停地低诵着,声线伴着珂希的扭动而抑扬顿挫,显然他已和她建立了某种联系,深入进了珂希的系统深处。

剔骨刀背着手站在珂希背后,冷眼看着这个即将被攻陷的猎物。被爬虫钻进体内的感觉可不好,没几个人能受得了,他想。剔骨刀的搭档铜鼓使用的是一种十分罕见的用古阿拉伯语编写的爬虫(Spammer)程序,通过音频交流时建立起的即时带宽侵入目标系统,因为是用小语种编写,很少有能察觉的防火墙。爬虫会在系统内部调用所有包含info输入框的文件,将它们反编译成自己的一部分,迅速汇聚成一股无法抵御的入侵力量。

“再加大一些流量。”剔骨刀命令道,他的权限要比铜鼓高。铜鼓点点头,瞳孔开始变得深红。珂希的抽搐也更剧烈了。

他最多再撑15秒,剔骨刀不无得意地想。

“未必哦,也许你自己最多再撑2秒。”一个声音在他体内说道。剔骨刀还来不及运算任何程式,伴随着一阵闪动和模型错误,扑通摔倒在地上。当他再次从地面站起来的时候,他已经不是剔骨刀了。

“停止。”这个金色头发的人说。铜鼓的双臂立刻无力地吹了下来,趴倒在桌上,瞳仁变成闪烁的黑白色雪花条。房间内的强干扰信号和警戒线也荡然无存。

“珂希,醒醒。”金发轻轻摇晃靠在椅背上的珂希,后者没有任何能醒过来的迹象。金发小心地检查了她的核心代码,并没有受损。他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电子表,果断地咬破中指,在眼前的虚空写下了一串命令符:

~HOOK-CASA-0920~

Hook是一种用以替换独立程序内部“中断”进程的一种应急机制,也被称作“挂钩”,在对特定的系统事件(如因被入侵而陷入瘫痪的独立程序)进行Hook后,一旦发生事先设定的Hook事件,主服务器就能在第一时间对该事件做出响应。

一条七英尺长的淡金色弧线像是猫科动物的瞳孔一样缓缓打开,露出一道不知通往何处的大门。

金发将珂希轻轻地推进大门,这道门很快就像像眼睛一样闭了起来,消失在无边网络的某个尽头。金发又在面前开始涂写一道复杂的公式,准备跃迁离开这里。

“西塞,没想到你敢亲自来这里,甚至都不派出下线子程序,真是意外的惊喜。”不知何时,铜鼓翘着二郎腿,微笑着坐在金发的背后。

金发西塞转头看了看他,“你的型号比我计算的要高一些,很厉害。”说着,他举起手,食指对准了铜鼓的面门。

铜鼓像是毫不惧怕一样,继续笑着说:“你知不知道以太网国最新型号的独立特洛伊木马程序的内部研发代号?听说你就是为这个来的?”

西塞皱了皱眉,手指僵在了空中。

“剔骨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