冀人墨卉以撰写各类报刊专栏为业,文章深受读者喜爱,稿酬颇丰。一次参加荆城某刊举行的笔会归来后,突然思路枯竭,全无灵感,写不出任何文字,几十份稿约都被迫放弃。初时墨卉以为是劳累过度,便出门旅游月余,后来又做了几个疗程的心理辅导,仍旧得不到丝毫好转。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半年,墨卉感到心力憔悴,几乎准备放弃写作。津门有精通律术的朋友看到墨卉后说,这是被人下了“楅”的缘故。墨卉忙问其故,朋友解释说,所谓“楅”,原指一种木制的器具,安在牛角上防止伤人。有厌术名为“楅”术,将用绘有符文的横木泡过的水送给某人喝,这个人最擅长的专长就会被克制住,无法发挥。荆城懂得这门“楅”术的人并不多,墨卉的朋友很快找到了施法的人,原来是参加那次笔会的另一位专栏作者,他与墨卉的写作风格类似,为了争夺稿约,就炮制了一杯“楅水”趁机添在墨卉的杯中。朋友 以金器破了“楅”术,墨卉没有宣扬此事,也没有追究那位作者的责任。

这件事是我从凯君处听来的。楅衡本为控制牛的器具,架在牛角上防止触人的称作“楅”,置于鼻孔便于牵引的称作“衡”。《周礼·地官·封人》中有“饰其牛牲,设其楅衡”的语句。术门有“楅水”、“衡火”二术,将被施法人比作“牛牲”可见这种法术绝不磊落。那个专栏作家只对墨卉施以“楅水”没有使用“衡火”并不能说他是善良的人;而墨卉后来在明知“楅水”被破解后可以反制加害者却没有反制,这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