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的时候因为附近没有好的郎中,所以常去邻县壶关看病。壶关东门右闾有间药铺,只治口疮皲裂、惊痫、癫狂、疮毒之类的杂症。我四岁时因为犯了惊痫, 曾去就诊。听母亲说,那里的郎中只是问明了病状,拿出一本乌金色的书,撕下某页取火化了,让我就着温水吞服,没几天病就好了。我觉得这种看病的方式很神 奇,可以太过年幼,没有什么印象了。

上中学时,我曾陪背上被毒蛛咬伤生了脓疮的同学到壶关那间药铺抓药。坐堂的是个年轻削瘦的男子,自称姓吴。他看了看我同学的伤口,问了问毒蛛的花纹, 便径自从中药柜某个抽屉中取出一本书。这本书似乎由青纸制成,纸张泛着青色的光芒,看起来很陈旧。吴郎中翻到画着毒蛛的一页询问,同学连忙答是,吴郎中便 撕下这一页书,又从另一个抽屉中拿出一叠青纸,取出一张折成鸽形。最后将这页书和纸鸽一同焚成灰烬,用清水喂了同学。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原本乌黑发紫的脓 疮居然已经慢慢消肿,颜色也减轻了不少。吴郎中又裁了一些青纸让同学带回家,吩咐每日烧服一页,不出半月便可痊愈了。

我取过一张青纸放在面前,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中药味,显然这些纸是在药剂中浸泡过的。上边的遗嘱用小篆密密写就,可能是晋代就有的古书。所谓青纸是以 古法制成的青色纸张,晋时皇帝诏书用青纸紫泥,所以后来用“青纸”借指诏书,我猜想吴郎中的先祖也许是御医。将治疗不同病症的药剂通过加热浸入纸中是先秦 就有的方法,而这间药铺只治疗几种杂症的原因或许是存世药书有限,或许是这种方法必须以青纸为媒。青纸又称乌金纸,本就是医材之一,常常用来制作金箔或者 替代金箔,民间显然不可能使用这种昂贵的治疗方法。至于吴郎中叠纸鸽的手段,我猜想是跟“人胜节”的剪纸巫术一样的道理吧。希望药铺所遗青纸药书尚多,或 者还保留着制作的方法,不要让这门绝学断脉。

惊痫:小儿惊风。

PS:感谢jojo的建议,那就先写笔墨纸砚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