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上堪,歙人,自称墨师。

《韩非·显学篇》云:“自墨子之死也,有相里氏之墨,有相夫氏之墨,有邓陵氏之墨,墨离为三。”公上堪平时起居粗茶淡饭,右脚踝系着粗麻,有了解的人说,这的确是相里氏之墨的打扮。

歙县盛产徽墨,公上堪虽然也像大多数歙县人一样精通制墨的方法,但并不以此为生。十六岁的时候,他只身来到胶东一家渔场打工,几年后就开办了自己的“公上记”渔铺。公上堪的渔场位于近海,只能采取传统的近海浮绳式网箱养鱼法,就是在港湾外的近海较深水域设置浮绳式的网箱,进行高密度、集约化的养殖。

然而,公上堪却只是用网箱作为诱饵。他从别处买来鱼苗,将它们放在巨大的池塘之中,然后用自己调配的墨汁浸泡。那种墨汁味道腥浓,充满暗红色的悬浮物。鱼苗在墨汁中长势很快,表面生出奇怪的花纹。当浸泡了一个月后,就转而投放在网箱中,沉入近海渔场。

通常只需要两个星期,就有深海的鲸群循着鱼身上的墨汁味道而来,因为是近海,往往只有体长在五至十米的槌鲸和长喙鲸前来,但偶尔也会有巨大而遥远的独角鲸和白鲸造访。每当这时候,公上堪就指挥着水手倒下另一种青绿色的墨汁,入水后变成胶状物,可以将鲸群捕获。公上堪只会猎捕已经受伤或年老的鲸鱼,其余的统统被赶回深海,如果遇到怀孕的母鲸和幼鲸,则会喂养一段时间才被驱赶。充当诱饵的鱼苗在鱼季结束后长大,因为墨汁和鲸群粪便的缘故,长得很肥大,肉质异常鲜美,能卖出很高的价格。公上堪一年只捕一次鱼,其余时刻都驾船出海,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有渔民将公上堪会招鲸的消息传出去后,每年鱼季都会有捕鲸船守候在渤海湾口,等待猎捕返程的鲸群。开始时公上堪并没有发觉,直到有一年重伤的鲸群游回渔场才惊动了他。他立刻驾船出海,看到惨死鲸群的鲜血染红了海面,气愤地咳出血来。公上堪立刻回到渔场,配置了颜色极浓的墨汁倒入海中,海底泛起浓烈的腥味。第三天夜里,有巨大如海岛的鲸群游至渤海湾口,掀起滔天的巨浪,所有捕鲸船无一幸免。那些鲸比已知最大的蓝鲸还要大许多倍,它们鸣唱悠扬的鲸歌,在原地游弋了一夜才渐渐消失。有人在渔场用望远镜看见过那些无比庞大的身影,舢舨和 网箱随着鲸歌而震动。他们问公上堪那是什么声音,公上堪悠悠地说:那是鲲的哭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