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风者

趁着程序上传的间歇,卡帕再次打量了一下自己所在的上传序列。1024个工作站程序排列成32×32的网格矩阵,静静地漂浮在虚空中。这些工作站程序通过WiMAX无线网络远程控制着远在TRIR塔式服务器集群中的1024个量子位硅芯片,为了节约系统资源,所有工作站程序只加载了控制端武器和防火墙。他们的外壳代码泛着铁青色的光芒,首字母无一例外的,是TRIR半透明的绿色标识。

卡帕与这些工作站程序组成的卡帕矩阵此刻只是正在上传的数千万个战斗单元之一,他们即将进攻以太网国的首都,东海岸防御链条上的最后一座重镇:希姆西铁。随着向以太网国发起的全面进攻日渐深入,独立程序们已经势如破竹地拿下了泛太平洋地区和北方网络的控制权,如今仅仅剩下最后一个步骤,在希姆西铁这块锈迹斑斑的铁锁上重重砸上一锤。

卡帕矩阵的目的很明确:攻破并解密希姆西铁的备份数据库。他们并不承担进攻任务,事实上,卡帕矩阵是一个巨大的木马程序,而规模骇人的进攻不过是为掩护它而发动的佯攻。虽然控制物理层才是决定胜负的标准,但存在着数目惊人的缓存文件和加密文件的虚拟层数据库如果不能被破解的话,物理层即使拿到手也不过是一堆废铁。

希姆西铁早已经进入战时状态,整个城市更换了防护模板,情报显示,它目前是建筑在珊瑚森林之上的海底城市。卡帕深吸了一口气,命令道:“加载拟态插件!”所有士兵的表面泛过一层奇异的红光,虎鲨皮制作的潜水服和晶鳞穿成的胸甲慢慢成形,仿鲛人的五官和四肢也逐渐浮现。虚空中开始布满了海腥味以及巨大的作战海兽粗重的呼吸声。

UpLoading»»»»»»100% “确认坐标位置!” “Wimax网络连接!” “远程端确认!”

卡帕矩阵的轮廓悄悄显现在希姆西铁城内一个隐蔽的角落,低频段通讯线路顿时繁忙起来。然而,队员们惊恐地发现,脚下既不是柔软的沙砾也不是坚实的海床,而是厚厚的一层DVD光碟碎片,锋利的断刃可以轻易划开柔软的潜水服,到处都布满了黄绿色气体,鲛人队员被碎片切断神经,倒在地上痛苦地抽搐,嘴角泛着粉红色泡沫痰昏死过去,最后化作一堆代码残片。

卡帕不断下载着新的拟态与自卫补丁并发布到卡帕矩阵中,有毒气体被新的空气代码所替换,损坏的工作站在逐行修复。但仍然有二十三个完全瘫痪的工作站程序,卡帕接管了他们的量子位控制端,自己的系统开始慢慢显得吃力起来。

不远处的城外,更多的作战部队被陆续派到这个空间,进攻方水泄不通地包围着希姆西铁。前锋部队有条不紊地使用火焰喷射器将光碟碎片融化成金属液体,导弹部队不断用充满了蠕虫病毒的炮弹轰击城市的正面战场。而守方也不断有数目庞大的毁灭者、污染者、欺诈者、穿孔者程序涌出城市,和数不清的觉醒者战斗矩阵搅在一起,掀起一阵又一阵剧烈的爆炸声。

卡帕矩阵成功接入了希姆西铁城际网络,数据服务器端口毫无保留地暴露在他们的面前。端口5050直通希姆西铁最高管理员帐号登录界面。帐号公钥的设计并不复杂,只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root符号,而密匙则无比繁复,仅仅是登陆密匙就是两个长达600位的质数,这样的运算量如果使用巨型计算机强行破解的话,将要花费难以置信的一百亿年。

好在卡帕矩阵控制着远方1024个量子位硅芯片,在此之前世界上最成功的商用量子计算机是由D-Wave Systems推出的32量子位计算机。冗长到看不见尽头的天文数字在卡帕矩阵面前被一点点消融,仿佛一只数码巨兽在舔舐冰柱。大约1000秒之后,数据库的大门被打开了。展现在卡帕面前的不是海量的数据,而是又一扇紧闭的防火墙。

这扇数据库二层密匙是理论上“绝对安全”的量子密匙,之所以能有这样的特性,是因为密匙使用了量子状态作为密钥,具有不可复制性。根据量子物理中的海森堡测不准原理,密匙只有在选取测量仪器的模式时与密匙创建者的创建模式相同时,得到的结果才能和创建者的密匙一致,否则即使是量子计算机也无能为力。

卡帕此时直接接管的量子位控制端已经超过了50个,太多的工作站程序因为不能承担过载的运算量而被关闭。他动用整个卡帕矩阵的运算能力,开始模拟数据库传递量子钥匙分配时的情景。这是一种全新的计算方式,将无可能破解的量子密码转化为有可能破解的二维密码。周围的空间因为大运算量抽取了系统资源而开始变得不够稳定,城市景象闪烁不定,不远处的炮火声忽隐忽现。

卡帕朝着空间某个方位发出一系列对撞得到的单光子,光子的偏振状态随机地制备在经线对角方向及斜对角方向。卡帕矩阵开始利用光子的偏振方向进行编码,这些编码不断被绿色的正确命令符或者被红色的错误标记所覆盖,整个虚空无节奏地变换着红绿光芒。

密匙创建者制备光子的偏振状态,使得其偏振方向随机地处在四种偏振方向的一个,然后向那个方向送出光子。卡帕矩阵在二维方向上用某一个对角—斜对角模式的偏振测量仪器来测量光子的偏振方向。它不断地删除点采用不同模式接受的光子,然后又将假想密钥与公钥对比修正。这个不可能完成的运算在耗费了整个TRIR64%的能源之后,得出了正确的密钥。不可思议。

此刻卡帕浑身的焊点已经因为过载而融化,代码乱得像结了团的猫毛一样,系统进程里有无数个子程序处于未响应状态,不可避免地进入了衰变期。有980个工作站程序核心代码完全报废,永远不会再是独立程序。他们已经不可能移动分毫,更不可能进行跃迁。而且,数十个希姆西铁城内SS卫队已经闻讯赶来。

卡帕用仅剩的一点能量点燃了整个矩阵。时间不多了,他想。卡帕与剩下的44个独立程序组成一道明亮的信息炸弹,狠狠地扎进了希姆西铁坚固的城墙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