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hu2012惠鉴:

又快到冬至了,五年一次的时光之穴快要打开了。想必你也正在等待着我的来信吧。

先将一些未曾使用的东西继续传递给你。2002寄来的那套欧锦赛球衣我终究还是没舍得穿,也没机会穿;1997送来的窦唯和黑豹的首版CD继续交由你保存;1992的第一封信以及这个神秘之门的钥匙你一定要保管好。我这五年并没有什么积蓄,在中华相机网淘了一些估计看涨的相机,几盒菲林,以及几本相册发给你。对了,还有一些猫粮和猫砂也顺便发给你。

家里都还好吧,希望你没有变胖。我此时的心境相信你还记忆犹新,昨天上映了《投名状》,还不晓得什么时候独自去看呢。压力还是有的,好在我还很豁达,没有特别郁闷的事情发生。

其实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你的,可惜你也不能给我答案。你现在身边一定有个人在和你一起看信吧。爸妈业已迁至锦城了,你要经常回去看看,道又不远。我准备了一套07年纪念版的暴力熊,替我稍给贾茹或者贾蔎——真不知道哥哥最后怎么取的名字。我托朋友给姐姐买了一套雪肌精,一起了。你还在和管老师gtalk吗?拖欠她的羊肉年底我会想办法托人捎去,你若有空,一定记得去看她,顺便南巡一番。

1997和2002传下来的信我一直在研究,他们和1992之间肯定有一个人知道真相,我不知道为什么不传下来,连自己也不能告诉。或者,他们之间有一个人并不是tihu?这里一定隐藏着什么,我最近发现了些什么,但却无法用文字向你表达,你要多注意身边出现的6、7和12。希望你那时已经解开这个谜团了吧。

替我摸摸Mango,以及她的小伙伴。顺祝时绥。

Tihu2007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