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北去一百里,有个叫虹关的村子,也是盛产徽墨的古镇,历史上有“吴楚锁钥无双地,徽饶古道第一关”的美誉。我不清楚虹关这一村名的由来,但听闻当地夜里经常有夜虹出现,很是让我好奇。所谓夜虹,就是夜间出现的彩虹,如果月光明亮,大气中又有适当的云雨滴,就可能形成彩虹。因为月光毕竟不如阳光强烈,夜虹一般都很暗淡,民间称之为白虹。我国古代即有“玉皇昨夜銮舆出,万里长空架彩桥”的咏虹诗句,《魏书》中也有观测夜虹的记录资料。

但到了虹关,我有些怀疑这里有关夜虹的传闻,因为观察这里的地形环境,很难形成夜间晴朗并有充足云雨的天气。然而,当天夜里,村子上空居然就腾起了十数道明亮的白虹,外红内青,甚至几道白虹还带着色彩淡雅的副虹。这些白虹并不是斜挂在半空中,看起来都像是从人家窗户中飞出来的一样,整个村子都仿佛笼罩在虹网之中,绚烂异常。第二天一打听,当地人告诉我最近正是交易徽墨的时节,但提到夜虹却都闪烁其辞,不愿回答。

昨晚有夜虹飞出的人家几乎都是徽墨商家,我自称是收购徽墨的晋商,根据记忆逐个走访。大多数人听到我询问夜虹,便刹住话题,有礼貌地端茶送客。直到一家外乡人开的小铺子,主人在看到我慷慨地买了两块上等徽墨后方才松口。他自称早年入赘虹关,继承了岳丈的产业,倒不如当地人有那么多顾虑。他说,所谓夜虹,并不是真正的白虹,而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砚台,名叫虹砚。虹关本地人都是宗亲,祖上是早年往返秦岭买卖徽墨和端砚的生意人,后来挖到了一块罕见的虹石,方才不再远行,只在本地经营徽墨。这块虹石清末被切割成数份,制成砚台保存在各个分家 之中。每年生意时节,将徽墨在虹砚中发墨,就会散发出七彩光泽,用于书法色泽黝而能润;用于绘画浓而不滞,淡而不灰,层次分明,是书画者眼中的上品。

我追问这与空中的夜虹有何关系,主人终是含笑不语,没有透露。好在最后他还是让我看了一眼虹砚真容。因为是外家,所以传下来的只有很小的一方砚,色泽如乳,上边环有气色圆状瑕翳,砚眼晶莹,一看便知是上等的“活眼”。

回到批荆我向朋友谈及此事,赞叹虹砚的神奇,不料朋友却说,这是虹关人惯常的把戏,故意在夜晚投了虹色光影,以此提高价格。不信可以去翻阅一下徽墨的交易史,早些年的普通虹关墨比现在便宜十倍,质量却比现在最贵的墨还要好。而所谓夜虹的传闻,流行最多不过几年时间,之前从未听说,大约这也是拜了高科技的恩赐吧。

ps1:笔墨纸砚终于凑足;ps2:上一篇居然是10月25日,我要远离墨氏风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