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参加”[九故事]第二季。这是一个私人性质的写作计划。本季依然由我来邀请饭友参加。要求: 1000-1500的小故事,包含这句话即可:“于是我们去拿毛毯”(出处:《刺客任务》),不限题材。你可以在元旦假期结束两日内交稿,发布blog并通过饭否公告即可。我们正在共同缔造一个神秘计划。

(常见的镜头一:放眼是长满仙草的山坡,山坡的顶端建有一个屋子,屋子是纯白色封闭无门的立方体,立方体映在碧空,碧空一丝不挂。镜头向前,向上,擦过屋子的上沿,这样就可以看见:碧空在最远的地方和山坡背后的海接合,山坡的一侧,也就是屋子的背后,没有继续出现山坡,而是碧蓝的海水与竖直的山体接合。在屋子前面向左右望去,山坡平稳地延伸,没有意外发生。西塞和利安在镜头下方,沿着山坡向屋子走去。)

西塞:屋子就在那儿。

利安:醍醐在里面吗?

西塞:在,他告诉我的,啊,不,应该说至少曾经在,现在吧,有可能在。

利安:去找他干嘛?非得去吗?

西塞:当然了,他可能在里面,所以咱们去看看。

利安:他怎么说的跟你?

西塞:他说全世界就剩你一个人的时候是绝望的。

利安:恩。

西塞:我说那正好,想吃点什么,穿点什么,都随便自己了。

利安:然后呢?

西塞:他说我太天真了。

(利安笑一笑,抬头看一眼坡顶的屋子。)

利安:你不天真么?

西塞:特天,特真。我觉得就是这样,你还指望仍然有很多人活着给你提供赞赏和奉承?

利安:废什么话啊你。

西塞:醍醐说了,让我别说世界上的人死光了。说要现在把我关在一个屋子里,一年没人和你交流,说话。让我试试。

利安:那你可得试试。

西塞:世界上没人了,就我一个了,还不是想往哪走就往哪走。他说外边除了虎豹豺狼,还有死人变的僵尸,没我想的那么便宜。

利安:真的?

西塞:我说要是这样,我还是在屋子里感受绝望,但是醍醐还有描述,每天准时把所有门、窗户里边的铁闸关上,半夜享受通通的砸门声和僵尸的哀号,会很痛快。

(他们靠近了屋子,此前西塞始终没有注意过屋子,只是一心叙述。)

西塞:听见了吗?屋子里有声音。

利安:什么声音,醍醐?

西塞:应该是。到了近处就能听得清楚了。

(他们来到屋子近前,屋子没有门窗,是一个绝对的立方体。)

西塞:他在里面,他在说话。

利安:是,他知道我们在外面么?

西塞:不知道他能不能,但是他在说话,你听。

利安:于是我们去拿毛毯?

(西塞点点头,把耳朵往立方体上靠近点听。)

西塞:醍醐,我们在外面,你能听见吗?谁去拿毛毯?

醍醐:于是我们去拿毛毯。

利安:他能听见么?

西塞:醍醐,你跟谁去拿毛毯?

醍醐:于是我们去拿毛毯。

西塞:你能听见我们说话么?!你说谁去拿什么毛毯?去哪拿?

醍醐:于是我们去拿毛毯。

利安:他听不见我们的声音。

(利安说着,同时上前敲敲屋子。西塞对利安说。)

西塞:咱们看看他说的那些豺狼和僵尸吧?

利安:看看吧。

(常见镜头二:从山坡下面,他们刚刚上来的地方,出现了一些野兽,和所有的描述一样,还有很多僵尸,和所有的描述一样。它们向着屋子移动,发出声音,和所有的描述一样。)

利安:这是什么?

西塞:醍醐的绝望的世界,现在内部没有人和他交流,外面却恰好有恐怖的非人。

醍醐:于是我们去拿毛毯。

利安:他这是在干什么?

西塞: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他所在的这个屋子和眼前的这些物体倒很有意思,屋子是极简主义的,那些颜色花哨的移动着的物体们却是极繁主义的。

利安:你不要总说什么“主义”!你真的懂么?都是些没用的东西。

西塞:不懂,但是可以碰巧把这些没用的东西扔到这个屋子和这些物体上,很匹配。

利安:你干这些又有什么用?愚蠢。

(野兽和僵尸靠近了屋子,走在前面的一些已经到达,其它的也逐渐从西塞和利安身边穿过,围住了屋子,实施它们所能实施的事情,和所有的描述一样。屋子里又传来醍醐的声音,只是紧张了些。)

醍醐:于是我们去拿毛毯。

利安:没有别的了么?

西塞:不知道,应该有,比如……

(西塞说着,蹲下身子观察脚下的仙草,仙草们被僵尸们踩过后,生长得更加旺盛,而野兽们的口水和粪便滴落的地方,甚至长出了鲜丽的花朵,和所有的描述不一样。醍醐的声音更显急促。)

醍醐:于是我们去拿毛毯,于是我们去拿毛毯。

利安:他是因为这些走上来的物体感到紧张?

西塞:我不知道,他感觉不到我们,又怎么能知道它们?它们撞击,喊叫,可我们不也敲打、说话么,谁知道。

利安:醍醐还是容易被周遭影响左右的。

(西塞笑一笑。利安站在屋子旁边的山崖上,看天空逐渐变暗,海和天的色彩发生了变化,和所有的描述不一样。醍醐的声音始终可以听得见。)

醍醐:于是我们去拿毛毯。

利安:走吧。

西塞:我们去拿毛毯。

利安:给谁?

西塞:给科学和幻想。

(西塞和利安走过仍然在向上挺进的野兽和僵尸们。)

西塞:我们走之前不用将草茎扶直,不用试图抹去我们来过的痕迹。

利安:你又知道了。

(天色全暗下来,山坡、仙草、花朵、屋子、野兽和僵尸仍然明亮。蓝蝴蝶花挥舞着它们的刀,向夜的微风刺去。)

醍醐:于是你们去拿毛毯。

[九故事·第二季]序列链接:
  
quills:《纯洁》
  
蔷薇猫:《无题》
  
嘉树:《小木刺》
  
casa:《醍醐的空屋》
  
tihu:《沙图什》
  
米了:《无雪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