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习惯性地打开豆瓣首页,眼睛朝着右下角的豆瓣猜瞄去,准备干掉几个错误推荐。最近我对于点小叉这件事乐此不疲。

榨取-周韧,一张似乎没见过的封面出现在第一排最右边的位置。我正要去点小叉。

等等,谁?周韧?

记忆突然站起来了,拍了拍我的肩。你丫敢忘了我?这盒磁带,那句“为了理想我向上飞”,甚至,我想起来这盒磁带里边附赠的歌词海报。那个黄金的年代,都流行送歌词海报,32开或者稍大一些的纸,叠成几折放在盒子里。唐朝,窦唯·黑梦、张楚、何勇、指南针、零点,通通送过。为了防止磨损,我用宽胶带把每一张歌词“镀膜”一遍,然后压在写字台厚厚的玻璃下边。

那个时候,我和哥哥上街扫歌,只认四个logo:上海声像、魔岩文化、滚石唱片、中国火。这四个logo通通排列在封面右下角的时候,会毫不犹豫地从口袋里掏出不多的零花钱,买之。

周韧的歌,平心而论并不特别喜欢。最耐听的除了《火星人》,是那首“在一个无人的下午,男人在繁忙,女人在化妆。”但他见证了那个繁荣岁月。也许,乐评人回首上世纪九十年代时,会认为那是虚假繁荣,泡沫盛事。但无法否认,并不是这些音乐人自己毁了自己。

中国火的消失,终结了一个时代。

上个周末,我在电驴上看到春秋乐队的封面,风格很大气,有点唐朝的意思。乐手里有郭怡广——唐朝乐队时的介绍里,我挺反感那句“美籍华人”的专门介绍的,和音乐有关吗?然后我就下了,听了听。不提也罢。

**《三》周韧-榨取-1996**
  
我站在楼顶上去看日出
  
回想童年 迷惑
  
黑夜中你的灯光
  
把我照耀
  
别去太高 太危险
  
别去太远 太远
  
我走过忧郁季节 青年
  
象是我拥有春天
  
远方是谁在向我
  
大声 呼喊
  
陪我去感觉顶峰
  
你不能拒绝
  
陪我去感觉顶峰
  
你不能拒绝
  
呜~哇~呀咿呀
  
走入森林走入沼泽
  
你能听到远方蟾蜍的叫声
  
我在想夜空中的无线电波
  
越过远方城市的灯火
  
在夜风中向我呼唤
  
向我呼唤向我呼唤
  
我被什么刺痛
  
我被什么打动
  
我可怎么接受
  
打动我脑海
  
我四肢没了
  
我身体没了
  
我嘴唇没了
  
不知道我是谁
  
当我能安睡在我内心的荒野
  
回到泥土中安睡
  
前方是谁在向我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