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2年,自己买了第一盒磁带《小龙人》,现在还会唱“大老龟,我们的大老龟”

1993年,勇夺西营十佳歌手,一个月后破音

1994年,我以每天四遍的频率听《唐朝》,这张首版在即将被我听烂的时候适时收手,转身买了一盒盗版接着听

1995年,初一新生见面会上,我低着头给全班同学唱“迈开大步匆匆忙忙奔奔波波地寻找”和“唐三藏咬着那方便面来到了大街上给人家看个吉祥”

1996年,不远万里买来了蝎子第二张CD

1997年,纽约不插电不慎被磨坏了

1998年,睡前必须听英格玛才能合眼

1999年,和哥哥一起看平克的MV

2000年,哥们说我唱歌跟许巍一个调调儿

2001年,同寝弟兄在放张敏敏的“专辑”

2002年,除了窦唯不听任何中文歌曲

2003年,晚上作图时本子里放的是左岸香颂

2004年,哥哥对我说,无论是死腔、金属还是朋克,我们最终的归宿都是交响乐

2005年,每天陪妈妈看CCTV-3的同一首歌,晚上听单田芳

2006年,听了几个吉的小语种专辑,间或听听万国的mp3

2007年,我的耳朵跟胃一样,来啥吃啥

2008年,听歌要像涮火锅一样,努力消除代沟

读书,听歌,看碟,别给自己立太多的道道,没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