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雨,锦城也零下摄氏度了。年轻有为的萝莉正太们纷纷杀向研究生考试战场,王小宅觉得自己也不能把光阴统统耗费在冬眠中,于是跟了一群姐姐们去double flow一家流浪猫狗收养所去做义工。王小宅除了多年以前献过一次血外,似乎没参加过什么公益事业,所以他希望能上进一次。

这家救护站有好几百条狗和一百多只猫,我们的目标是去清洁、检查分设在七个猫舍里的猫并打扫卫生。救护站为了不扰民(几百只狗一起叫实在够吵),隐蔽在城郊田间一处农舍。几十条健康的狗以及关不住的狗在院子里撒欢,其他狗和猫分布在不同的笼舍里,有行军帐篷、旅行帐篷、平房、瓦房,坏境还算不错。一进门就见到几只三条腿的狗狗,背上有刺目的伤疤,心里咯噔一下。

为了防止把这里可能存在的传染病带回家感染家里的宠物,王小宅们武装到了牙齿,然后像一支生化部队一样开进猫舍,两人一舍。我和Teacher Lost 一组,打扫最边上的一间。过程我不想细说,很复杂,超出了王小宅的运算能力。总之这绝不是一次美好的回忆,也无法美好起来。我觉着这就是一处集中营,而这是人类(cn)能给予的“最大”努力,否则,它们或者在烧烤架上旋转,或者在垃圾桶里死去。

我揣着相机,却无法拍照,那些可怜的小家伙,我拍下来又能怎样?我怎能那么矫情地把它们作为模特?特别是当看见一眼镜男拿着D80左拍右拍,一面包女抱着猫摆造型时,更加没有拍摄的欲望了。但这是我第一次来这里,总得留点念想,我就拍了拍我打扫的那间猫舍。

这只长毛狸是这间猫舍里最漂亮的,脾气也顶好。似乎在屋子里没有地位,自个儿在水龙头上喝水。

这只猫漂亮吧,那蓝色的眼睛说明它的血统。

=转个头再看,背上有很大一个伤口,还在流血。

这只猫背上有猫癣。

这只小咪,轻的像一瓶饮料,没有任何肌肉,只有皮包骨头。

这只三花小MM凶得很,自始至终没抓到她。

猫舍18只猫,也是分帮结派的,就像fox river一样。这只大狸花是这里的老大。

这几位窝在一个角落,显然是一个派系的。

这几位蹲在外边的是另一个团伙的成员。

这只小乖咩咩地叫,像羊一样,眼巴巴地跟着你~

这只奶牛亦极其温顺

猫舍大约是20平大,一个小屋子+小院子,铁丝网全包围,里边有18只猫。

老人尚且知道猫有人性,今人缘何敢用猫肉冒充兔肉甚至羊肉?!

PS:在西营时,我时常被妇女界同志质问“你凭什么喜欢话梅和根皮?”我无言以对。今日又被扣上“男不养猫”的大帽子。喵了个咪的,怎么没人提“女不养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