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汾阳人杨某,叫什么名字不记得了,家就在演武镇上,是个大户人家。杨氏素与同镇的戴氏交恶,两家互为掣肘,此消彼长,倒也谁也奈何不了 对方。有一年晋西煤窑主聚众闹事,砸了镇政府,戴家指使人趁乱防火烧了杨家粮仓,还刀伤杨氏子弟,死了一人。杨某因为参与了窑主闹事,远走他乡避祸,杨家苦于没有证据,也不敢报官,只得暗吞黄连,从此两 家结怨更甚。

后来有一年,杨某突然回到演武镇,对家人说报仇的机会到了。几天后,演武镇出现了一对卖艺乞食老夫妇,眼睛都是瞎的,一人持洞箫,一人持三弦,音调古朴,唱词哀怨,十分动听,只是晋人都听不懂在唱什么。有去过闽南打工的老乡惊呼,“这是南音啊!唱的似乎是散曲一路。” 南音也称弦管,吸引了元曲、弋阳腔和昆腔的特长,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乐种之一。老夫妇在演武镇上和郊外田野盘桓了数月,后来就离开了。有好事者传说他们晚上都住在杨家,姓杨的对此不置可否。

当年入秋,晋西年景欠丰,各家粮食仅够自给,而戴家更是颗粒未收。他们请来农学士到田里查看,无虫无害,不知是何缘故。又过了月余,太行山地震,演武镇虽有余震并无大碍,只有戴家垮房七间,砸死孩童一名。请匠人来查看,说是戴宅地脉被震断,房梁折损所致。这时,姓杨的送来米面各十五斗给戴家,并附帖称,从此两家互不亏欠。戴家上下恐慌,再也不敢与乡人逞强。

有杨某好友去杨家内宅吃酒,听杨某酒后坦言,那对老夫妇乃是从泉州请来的瞽师。杨某本意是灭了戴氏一门,但那对从闽南请来的老夫妇坚决不从,并告诫杨家,事有所溢,必有所损。杨某听从了劝告,报了仇后主动送与仇家米面,也不失为大丈夫的行径。

瞽师古已有之,北路瞽师都是双目被刺的盲乐师;南路瞽师,特别是闽南泉州一带,有南音瞽师和法门瞽师之分,更有二者都通晓的术者。南音乐师随身无非琵琶、洞箫、三弦、二弦者,法门瞽师则携带量天尺、煞盘、课筒等器物。前几年我在港城也曾见过一对演奏南音的老夫妇,想起这个故事,不知道是不是同门,抑或就是那对老夫妇?那颤巍巍的三弦听起来心胆具颤,令人神伤。

【醍醐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