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州海道起于蓬莱,古时是北方最繁盛的海港,现今虽然已经败落,但登州古港的渔市依旧闻名,南七北六的奇珍异宝经常在这里出现。有一年,古港渔市里来了位老妪,怀里抱着一只花猫,面前的纸上写着两个字:鉴宝。众人询问如何鉴宝,老妪并不言语,只是指指怀中的花猫。有好事者借来瓷杯一对放在老妪面前。只见她轻轻抚抚花猫的耳后,那猫便跳在地上,伸展了足有两尺长,背上有七八个茶盏大小的黄斑,先是抻了抻腰,接着伏在瓷杯上边不停地嗅,还用舌头舔弄。半晌,花猫跳回到老妪的怀中,叫了三声“啊呜”,就闭起了眼。老妪掐指算了算,说,“这瓷杯是南宋理宗赵昀皇帝景定二年玉皇山官窑出的青瓷。”瓷杯的主人听了之后大吃一惊,钦佩不已,这对瓷杯是他的祖上所传,只知是南宋器物,并不知晓确切年代。围观的古董商纷纷将自己的藏品拿来鉴定,没有猜不对的。老妪从此名声大振,有外地客商络绎不绝地赶来请她鉴宝的。

时常有赝品被当场识破,有的主人恼羞成怒,夜里找了市井无赖去滋事。寻到老妪落脚的渔船上,夜色中依稀看见她枕着一只一丈多长的斑斓猛虎酣睡,吓得落荒而去。天明后再来看时,仍旧是那只花猫。老妪在古港鉴宝待了两年多,有一日听到周围一个围观的商贾对自己的伙伴说,这花猫不是土猫,乃是从前宫中饲养的篪猫,可以音调辨古物。老妪听到此话,站起身便离去,渔船都不要了,再也没有回来。原来的商家责怪他吓走了老妪,这个人也不辩解,做完自己的生意也离开了。

篪最早见于《周礼》,本是一种民间竹管乐器,后来与编钟、编磬、建鼓、箫、笙、瑟等合奏,成为了祀神和宴享时的主要乐器。我小时候曾在祁县乔家见过一只小猫,背有八个斑点,据说象征着篪有八孔,能够识别十二律的音调,并且叫声模仿得惟妙惟肖。我只知道篪猫生于深宫,并不知道他还有鉴宝的本领。那位老妪或许只是假借篪猫的幌子,但她能引经据典认出那么多的古董,也一定不是常人了。其实自古有“如埙如篪”的说法,如果那只猫真是篪猫的话,老妪就是专门饲养篪猫的埙婆了。传说埙婆以相物为生,平生最怕被人识破身份,因为篪猫并不恋主,一旦被人知晓,便会想法设法诱骗而去,因而知道埙婆的人甚少,也很难在书本上看到记载。我偶然间听到这个故事,心想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老妪离开便合情合理了,而“篪猫夜虎”的传说也确有其事了。

【醍醐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