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下午划拉google reader时,好几个IT类blog同时推荐了开心网,又一个sns站点,我打开看了看界面,以及那个病毒网站一样的域名,关了。快下班时看到菜子也在说,于是注册了一个。此时,无数个人已经在上边不亦乐乎地热闹了三天了。

正经的sns网站,除了正在向sns靠拢的豆瓣,我只使用海内,并且不看好它所要打造的真人网络。我每天都会打开看一眼海内,通常只有管老师不遗余力地写着属于自己的影评。之前我险些就要放弃海内了,是鲜果热文和虚拟班级让我留了下来,但实际应用屈指可数。

开心网大面积注册,原因无非是看似简单的一个理由:邀请注册可以得500元,然后屁颠屁颠跑去购买奴隶(好友买卖模块)。由于开心网整个网站功能,我认为总体来说还是alpha阶段,需要完善的地方相当之多,在今天对奴隶购买的热情降低之后,很多跑来看热闹的人可能马上就要变成沉睡ID了。但是我很看好它的其他一些实用功能模块,这些功能在目前你离市场的泡沫繁荣之下被掩盖了(之所以说是泡沫,是因为它的确只是一个很简单的游戏)。比如菜子表扬到的音乐上传,速度很快,上传容量暂时不限,最关键的是,作为sns社区,那个点歌功能非常好,既与好友互动了,又能起到帮助对方收藏/推荐自己的歌曲的目的。网盘功能也比较实用。我最喜欢的可以DIY的“动他一下”,类似从前色情聊天室的礼品系统,以及林林总总各个小模块,这些功能如果能进一步升级,对于一个sns网站的用户黏度是相当大的。收藏和电影等看起来是主要功能的模块尚未一一试用。

令我非常吃惊的是,在不知不觉中,我已经自发地发了很多个“记录”,正经写了三篇日志,并且每天修改签名数次,还和“女仆”们上演了三段以上的完整情节的rpg互动游戏,添加了无数朋友(我在饭否和豆瓣对添加好友是极其苛刻的)。要知道,我的初衷只不过是来看看热闹而已,开心能让我这样,它已经成功了大半。

片段一

《奴隶》

“他是个灾星!”大巫将手里的魔杖举过头顶,指着那个被披甲人捆绑着的人,“触摸过他的女人内脏溃烂,接受过他馈赠的孩童双目失明,拥有过他的奴隶庄园瘟疫横行!”大巫转头看看大纛的方向,“我们必须杀死他!”

“杀死他!杀死他!”人群中爆发出愤怒的吼声,披甲人手中的大钺在火把的照射下扭曲。那个背缚之人浑身瘫软地倒在地上,身上的白袍沾满了污泥。

“白,皂,君,就是那个声称能为我带来清洁沐浴的什么液的炼金术士吗?”大纛下的女王懒洋洋地问道。

“是的,就是他,”左手边的大奴隶主王说,“他说会有椰风的感觉,还会有深层精华,可是老子头皮还是发痒。”

“嗯,那个什么尔阴也不好使,还找了我最痛恨的女人为我示范。”女王脸上的厌烦越来越重。“为什么还不弄死他?”

“大巫在等待您的处罚。”王的妹在一边说,“姐姐,不要把他的头皮弄破了,我还缺一盏台灯。”

“唔,”女王想了想,一挥手说,“拖下去,TJJTCS,然后做成腌肉卖给主体之国。”

卫兵躬身离开大纛,走到大巫身边耳语几句。大巫兴奋地振臂高呼:“T、J、J、T、C、S!!!”

“乌拉!”人群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披甲人弯腰从地上去拽背缚之人,猛地一掩鼻子,叫道:“大巫,已经出啦!”

这篇日记里提到了:白皂君[×]罗小亦[×]杨小坏[×]

片段二:[“动他一下”角色扮演实例](因系统原因不全)

王小昔 面无表情地盯着王小宅 看了半天

王小宅 温柔地对王小昔说,去给我煮一杯咖啡,然后陪我看《身在其中》。

王小昔 端着煮好的咖啡给王小宅 ,不小心绊了一下,咖啡全都泼在王小宅身上。

王小宅 愤怒地将王小昔放倒在长桌上,端着点燃的红烛向她走去。

王小昔 偷偷从袖口顺出一把锋利的薄刀把绳子切断,反手把刀子扎进了王小宅的肩头,却发现王小宅原来只是要往蛋糕上插蜡烛祝她生日快乐。 王小昔手足无措。

王小宅 恶狠狠地一把将王小昔掀翻,吊在大厅中央说,我就是要玩滴蜡,那蛋糕不过是个道具!

王小昔 哭出了一条小溪把王小宅手中的蜡烛打湿熄灭了

王小宅 用融化的蜡烛在王小昔的小肚皮上写了两个大大的字母:SM。

王小昔 茫然地看着 王小宅 说,主人,我不认识字啊……

王小宅 温柔地拍了拍王小昔的肩膀说,我亲自教你。

:题图与本文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