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网RPG日志第二则

夜黑。风停。月明。

王点点头,王的妹摇了摇手中的楚铃,披甲人左右分开,在城堡门前闪出一条通行的道路。一排女仆鱼贯而入,低着头站在王座阶下。

“今天是周末,”王说,“奴隶市场已经打烊了,不会有人再打搅我们。那个仪式可以开始了。”说着,王从王座上站起身来。脚下蜷缩着的黑猫不情愿地伸了伸懒腰, “喵呜”一声跳到他的臂膀上。王抚摸了几下黑猫颌下的软毛,轻轻往前一抛。黑猫的身体在空气中划出一道闪电,扑进大厅中央摆放着的银色圆盆中间,一簇黑色的火苗“腾”地燃了起来,里边隐约有蓝绿色的精灵在舞动。

大厅里的烛台被逐一熄灭,光线暗了下来,只有银盆中的火苗映的每个人脸上都阴晴不定。“开始吧!”王振臂一挥,肩上的黑氅滑落到地上。入口处的披甲人慢慢合上大门,门外传来吱吱呀呀的齿轮搅动声,大厅上方露出很窄的一扇天窗,一束月光斜射近来,正照在王的胸前。

不知什么时候,女仆们已经换上了白色的礼服,手中捧着花纹不一的铜镜,围绕着银盆站成一圈。王正要再次下令时,王的妹在他身边耳语了几句。王微微皱了皱眉头,仔细打量阶下的女仆们。果然,其中一个目光呆滞,毫无神采,显然只是一句人偶。“可能是欠网费被断了,让她退出吧。”王无奈地说道。

王的妹走到那个女仆的背后,伸出右手在她脖颈后边按了按,空气中发出“噼噼啪啪”的电流声,女仆的身影越来越淡,一个绿色的“茜”字在虚空中跳了一跳,终于消失不见了。

王的妹让其他女仆重新排成了一个圆,示意可以开始了。个子最高的女仆站在王的正前方,高举起手中的铜镜,把照在王胸口的月光拦了下来。月光仿佛照进了一口深不见底的古井,举着铜镜的女仆双臂微微颤抖了起来,浑身散发出乳白色的光晕,无数象形文字一般的花纹在她脚下的光影中此起彼伏。过了一会儿,那面铜镜慢慢亮了起来,镜子里依稀有一棵树冠极大的绿树在迎风摇曳,一束光从镜中射出来。女仆缓缓移动铜镜的方向,将光反射到第二面铜镜中。

举着第二面铜镜的女仆有着长长的黑发,她手中的铜镜一触到光,便发出曼妙的乐声,宝蓝色的半透明音符在一尺之内的虚空中上下飞舞,然后迅速湮灭。渐渐地,镜中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圆。那圆不断地旋转,变化,最终变成了一张黑发的女孩的脸。当镜中女孩睁开双眸的时候,又一道光从这扇铜镜中射了出去。

光反射到了第三面铜镜。举镜的女孩似乎有些不堪重负,铜镜剧烈地抖动着,几乎要掉到地上了。王的妹发觉了有些不妙,快步走到她的背后,看到礼服的下摆里似乎有什么在跳动着。她一把撕开裙边,一条尾巴跳了出来,左右摇摆着。王的妹正要伸手去拽,王轻咳一声,妹没好气地放下手,退了一步。那女仆朝着王座的方向吐了吐舌头,手中稳了下来。无数个婀娜的身影凭空出现在铜镜中,都穿着红色的舞鞋,欢快地跳着天罗之舞。红舞鞋逐渐幻化成一个个红色的光环,在大厅里弥漫开来。女仆的面颊上也渐渐有了汗水,她轻哼了一声,身体猛地一抖,虚幻的身影顿时消失,一束光从铜镜中直射而出,反射进最后一面铜镜里。

最后的女孩,穿着厚厚的白色纱裙,缀着嫩绿色的蕾丝。光射进她手中的铜镜后迅速有了反应,里边出现了一片茫茫的草原,远处是连绵的雪山。钻石光芒的涟漪在她身边泛起,就像草原上的大湖一样,渐渐蔓延到了整个大厅。那些涟漪初时平静,接着越来越汹涌,最后掀起了滔天的巨浪,简直要把整个大厅掀翻。城堡外边极远处传来了阵阵雷声,仿佛在呼应这狂潮一般。最终,伴随着一声炸雷,一束光柱从铜镜中喷薄而出,照在了大厅中央的银盆里边。

“喵呜……”黑色火苗里的黑猫传来痛苦的叫声,火苗的颜色也变的倏忽不定。月光源源不断地通过铜镜的反射,射进银盆深处,火苗猛涨了很高,又缩的极小,黑猫的叫声也绵延不断,听起来抓人心肺。

王的左手多出了一串佛珠,以极快的速度在食指和拇指之间转动着。红色的梵文字符沿着佛珠转动的方向流淌到王面前的地上,然后像蛇一样向银盆爬去。第一个巨大的梵文吐着两尺长的信子,缠绕着黑色的火苗。火苗被压得越来越小,没有了火的形状,黑猫的轮廓逐渐清晰了起来。

终于,王猛地停住手中的佛珠,睁开紧闭的眼睛,道:“成了!”王的妹摇动手中的楚铃,女仆们逐一放下铜镜,月光慢慢地从大厅里褪去,烛台又被点亮了。

王疲惫地坐在王座上,右手撑着下巴:“靠,这猫终于不闹春了!”

这篇日记里提到了:黑小猫[×]春小梅[×]牧羊人[×]嘉树[×]入戏太深[×]小坏[×]朱茜[×]

图片来源:弗雷克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