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网RPG日志第三则]

乌云压城,暗无星光。城堡外的海滩上黑压压地站满了全副武装的披甲人。望不到尽头的黑色战马打着响鼻,却听不到一声盔甲碰撞的声音,只有火把发出哔哔剥剥的响声,松油味儿裹着海腥味,一股一股地往人鼻子里钻。

十来个带着灰色兜帽的术士双臂交叉,围住十几个倒在地上浑身血污的奴隶,袖袍里的蓝色闪电呼之欲出。大多数奴隶早已肢体零落,头身分家,只有为首的那人勉力坐在地上,身上的法袍早以被海边悬崖上的尖石划破,肩头用银丝绣的“壬”在火光下依稀可辨。

队伍后边传来沉重的马蹄声,人群自动分开,术士躬身让在左右。王骑在红鬃上,目光阴沉,死死地盯着地上仅存的奴隶。

“你非要走吗?”沉默了许久,王终于开口问道,“你们几次三番地想要逃走,为什么?这里亏待你们了吗?”他注意到奴隶肩头的“壬”字,恍然大悟地“噢”了一声,又道,“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你是壬字营的啰?”

地上的奴隶一动不动。离他最近的术士手指略动,一股风吹落了奴隶的头巾,露出齐耳的短发,额头剪出V字形的留海——奴隶们都认为V代表着自由。

“果然,”王叹了口气,“壬字营真的要反了吗?逃了杀,杀了还要逃!天干十仆,真要缺一门了吗?”

“我们必须走!”地上的奴隶突然抬起头,坚定地喊道,一个女孩沙哑的声音。

“走就是死!”

“死就一起死!”女孩不顾一切地喊道,“我们都看到了,镜中的那棵树,那棵树凋零了,我们必须走,回到现世!”

“什么?树凋零了?”王猛地拉紧了缰绳,红鬃的前蹄高高扬起,“难道说,树妃出事了?她现在在哪?”

王身后的大巫举起黑曜石,观瞧了片刻,说,“树妃几个小时前突然中断连接,再也没有登录。”

“回城!”王调转马头,马鞭指着城堡的方向,“必须赶回卐字营法阵。”他回头看了看那个女孩,“给她一匹马,让她走!”

你可以有无数个进程,同时扮演无数个角色,数量视你的能力而定。如果想以正常步骤离线,必须至少有一个角色成功注销。

夏天刚刚到来,这个城市的女孩子们开始流行一种名叫“自由人”的短发,因为广告里说,自由人是开心的样子。

一个穿着花点背带裤,留着“自由人”的女孩冲进东湖区最大的网络基站缴费中心,手中攥着一张哆啦A梦招行信用卡。“请为帐号CD6301009191323充值一年,谢谢。”一分钟后,女孩拿着付款凭据的小条,站在基站大门口,长吁了一口气。

王几乎是跌跌撞撞地冲进了卐字法阵。法阵中央的绿色水晶球马上就要熄灭了,里边只有一点点淡绿的胶状物。“您的剩余时间:00:09”离线至少要30秒钟,已经来不及了。王感到脑子一阵眩晕,身子一侧歪,他伸手去扶盛放水晶球的祭坛。

电光火石般的一道荧光“哗”地闪过法阵,整个世界仿佛都颤抖了一下。王知道这是刷新时的情景。“不到刷新时间啊?”他疑惑地挠挠头。等他再次抬头看那水晶球时,里边绿汪汪地盛满了液体,一行数字在里边打着转儿:

“您的剩余时间:525599:59”

这篇日记里提到了:嘉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