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收了一个伤员,一个从废墟中被挖出来的二十岁的小姑娘。她显然受到了极为强烈的刺激,始终不发一言,目光呆滞,只有手里攥着一枚挖她出来的武警战士的帽徽。院领导来了数次,都没有改观。哥哥和护士开导了一整天,小姑娘终于有了浅浅的笑容,开口和哥哥说话了。

下午,嗅觉灵敏的凤凰卫视知道了这个小姑娘,准备来采访她。就在采访即将开始之时,另一个刚被救到医院的伤员,小姑娘的汶川老乡来到病房,就说了四个字:“你爸死了。”

后果可想而知。空军医院院长和科主任不得不再次轮番上阵,院长一把拽下自己的帽徽塞进小姑娘的手里,说,“我们是人民子弟兵,你要帽徽,要多少都可以!”接着又和躲在病房外的科主任演起了双簧。

“喂,抢险指挥部吗?给我查一查某某某(小姑娘的父亲)情况怎么样?”

“报告首长,已经安全转移!”

后来凤凰卫视有没有采访到小姑娘我不知道,然而向来狗仔的蓉城媒体蜂拥而至,争相采访这个惊动了凤凰卫视的小姑娘。

不就是想让小姑娘说那几句话吗?拜托!你们什么时候能将心比心一次,请不要再打搅那一颗颗受伤的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