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陵十里秦淮河素有“六朝烟月之区,金粉荟萃之所”的雅称。我的朋友冀州文士吴宣,一个人客居金陵,在秦淮河左岸有茶社一间,专贩各类花茶。吴宣对我讲,茶社初开不久,他总发现有女子在门前柳树下祭拜,远远瞧见柳树下有一尺多高长着白眉毛的神像,上前询问时,祭拜的女子往往神色紧张,立刻起身离开。再低头看那神像,也不见了。

又过了几个月,吴宣看到自己相熟的主顾尤氏也在柳树下,就等她祭拜完后请入茶社,取出上好的椴花蜜茶,请她解除自己心中的疑惑。尤氏性格素来洒脱,便和盘托出说,秦淮河两岸有天罡数烟柳,外人不能与普通柳树区分。逢每月初三,凡是乐户家的女子均要来树下祭拜三郎神,可保身体安康,生意兴隆。所谓三郎神,即盗跖,历朝乐户女子均暗暗供奉其像,因他的眉毛尽白,又尊为“白眉神”。由于乐户地位低贱,娼妓更甚,士人蔑称为“花柳魔”,所以盗跖神位在任何正庙都无法容身。秦淮河畔的三郎神像,常匿于烟柳之中,只有行内才能识别。

吴宣又询问识别烟柳的方法,尤氏流露出不愿多说的神情。再次奉上曼陀罗茶两封,这才开口说,凡是根茎有纤细的青色藤蔓遮蔽的便是烟柳。这种藤蔓属于兰草,不知其名,乐户戏称为武藤兰,取叶风干后于每月初三时在烟柳下焚烧,就能看到三郎神像了。

吴宣说后来他专门照此方法做了,却并没有看到白眉神出现,猜测一定是尤氏戏谑了自己。但我觉得各行各有门规,尤氏不公开真正的祀法是可以理解的。乐户尝以低贱自卑,所以为了提高自己的修养,均有种植兰竹的习惯。李白在《溧阳濑水贞义女碑铭》里写道,“兰蒸椒浆,岁祀罔缺。”所以祭拜时以兰草为引也是有根据的。

事实上武藤兰确有其草,是琴唇万带兰和玉树芝兰嫁接得来的,因出于武后宫中而得名,气薄而味淡。《物理小识》载,“幽兰、建兰、武藤兰,根甘,宜入药。其花可茹,叶以浸油黑发。” 《纲目拾遗》里则说武藤兰“食之清溃弥烂”,是花草中最易入药的。旧时有上火溃痒的人,取武藤兰熬茶服之,或嚼烂后涂在患处有奇效。历代治疗花柳的方剂中也常有武藤兰的成份,游方郎中更有“为人不识武藤兰,尝遍百草也枉然”的感叹。

【醍醐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