鍵上話|魈童錦城空軍醫院門有棄嬰,收而視之,黥面尖齒,獨腿,腳踝沖前。眾人大駭。三日,嬰不食牛乳而亡。或曰,此魈童尓。鍵上話|韋馱崔某夥他人,騎摩托伺于道旁,劫夜行者。亥時,有客出。同夥駕車奪包,崔某持刀砍腕,聲如鐘鳴,視之,刃缺。懼而逃之。次日修車,崔某右手軋斷,血流如瀑。十五敬香于文殊院,見韋馱右腕刀痕如新。鍵上話|遇震醍醐曰:凡佑已化險者,取桃木刻阿拉坦巴根陶琦七字,貼身存之可也。阿拉坦巴根陶琦者,達斡尔族人。丙辰年劇震埋于唐山,飲滴水,十日脫。戊子年劇震埋于北川,獲救,僅擦傷。凡兩次遭此大難而無恙,福人也。亦有人言,兩般遇難,衰人也。鍵上話|車禍同事劉生,晨騎行于市,過錦江時,有電瓶車自身後飛出,與陸虎相撞。電瓶車廢,陸虎前臉陷。其人肱骨從袖中刺出,血浸后襟,恍若不知狀,起身朝橋下奔,呼之不應,轉瞬不見。鍵上話|畫術廬州楊莎,喜涂鴉。有客使騰訊傳己照,楊于下頜寫一短字。不一日,客下頜出紅瘡,筆畫清晰可辨。楊之兄贈鵝卵,畫作鱗片孵之。半月,出一龍蜥。又取宣紙書字母于桌前,做鍵盤使。此畫術師也。鍵上話|黥数滬人孫某,少時貧,偷食被擒,左手黥六五三七四數字,不明其因。某日候車,正欲上時,見車牌號與黥数相同,疑之未上。行數丈遠,車忽焚,乘者無一得脫。歸家,黥数蛻。鍵上話|花鰱錦江陰有後街,以美食著。崔某邀友品河鮮,臨行竊花鰱一尾,歸家烹製,味肥美,無刺,雖怪仍啖之。次日,晌飯時蛋中出魚骨數枚,又次日,食香蕉出刺雙,傷肺。鍵上話|手機有賊乘車,竊一諾記手機,模樣怪異,不知其型號。晚歸時,家門前有警察狩,立捕之。賊不明所以,警察示其彩訊數十條,歷數賊所涉案件及贓物照片,并住址,無一差錯,皆從所竊手機中發。 鍵上話|車禍 錦城有奧拓車向東去,風馳電掣,于成渝高速肆拾公里處覆,墜水田,人車具毀。有官兵至,自車中出尸拾陸具,不知其何所載也。 鍵上話|石佛 傳昭覺寺有石佛,長兩丈一尺,大十圍,明智夢禪師時立於此。石佛右手持一物,有絲絳垂地,腳下有方盤,刻大秦文字,無人識之。十數年前,有香客至此,曰:右手為鼠標,脚下為鍵盤。眾僧皆不信,然石佛移至內院,不再示人。今不可見也。

注:新尝试,鍵上話会是【醍醐堂记】的一个子篇目,锻炼不说废字的能力。每攒十条发一次。

【醍醐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