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突然收到一封电邮:

恭喜您成为“抓虾挂件”或“抓虾博客作家”的前300名用户之一。抓虾将赠送您一只限量版的抓虾马克杯。

我有些纳闷,自己并不是抓虾的拥趸,使用黏度也不高。GR,抓虾,鲜果,甚至九点,抓虾是我点击次数最少的。而抓虾博客作家就更扯淡了,整个抓虾只有一个人订阅TRIR.cn,那个人还是我自己。反复查看电邮,确认这不是一封诈骗邮件,于是就把地址发过去了。今天,真收到了这只马克杯,货真价实,手感细腻,颜色亮白,对橘黄色的灯光漫反射的很均匀。上一次收到企业礼物是什么时候?一个印着电脑报的鼠标垫,画着微软视窗的折扇,还是写着光线传媒的T恤?好吧,虽然不是忠实用户,但还是谢谢你,抓虾。

我现在最常用的RSS阅读工具是GR,这与我使用Gmail/GT/Gdocs分不开,它们之间衔接的很流畅。但我最早认识的要数抓虾——或许这次礼物是因为我注册时间太早?——我只是短暂地试用了一下,然后决定离开,原因很简单:当时flash的画面和读取界面。flash是潮流无可厚非,但放在现实,办公室的破电脑实在无法等待漫长的读取时间,就是这个简单可笑的原因。

现在每天上班时,除了GR中自己订阅的blog以外(这些往往是看不完的),豆瓣九点要看一下,通过海内的界面,鲜果热文要看一下,抓虾只是很闲很闲的时候才会打开。豆瓣九点的推荐文章,因为“精英用户”掌握着话语权,基本上被顶到各频道首页的都是有数的blog,经常有很无聊的内容推荐度很高,广告log就更不用提了。鲜果热文往往有些惊喜,能看到一些没见过的blog,继而收藏之。抓虾的信息量在我看来是最大的,但我没精力去筛选。其实现在所有的blog抓取,甚至blog本身内容同质化都越来越严重,选择谁,到今天只是一个习惯问题,且很难更改。

说到我自己淘汰抓虾的原因,正好和豆瓣依赖性很强是正反两个极佳的例子。当年豆瓣靠的就是极其简练的界面赢得了第一批拥趸,当然今天它已经向sns发展了,可是真正使用它功能的人已经有了依赖性了——更关键的是人际关系,除非有一个极优秀的替代者,否则不大可能离开。今天的饭否也是这样。我已经看到好几个比它先进的微博客网站,但我不能离开,我的朋友在这里。集体搬迁的成本是不可计算的。

因为网站的不确定因素,对信息、人际各类资料的筛选显得很重要。比如,在饭否上脱颖而出的核心朋友,都会有了其他联系方式,这样即使饭否消失了,人际网也不至于垮掉。再比如,我每天想要传递的信息,通过豆瓣、饭否、海内、开心,仨人,不同的平台输出。根据信息的性质和重要性,决定在哪里放出,什么人能够看到,那些人能够看到(这两句话不重复),等等。

说来说去,我已经是个web man了,拜工作性质所赐。网站(两大类:rss、sns)是不可或缺的。曾有个测试题,问让你去一个没有电的地方生活,你能挺多久。我那时的答案是一个月,现在看来,可能还是一个月吧。说实在的,真想有这样一个机会去试一试。

感谢伟大的互联网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