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曾说

当一切都归于毁灭的时候

会有一个新的开始

但是阴影再一次浮现在我们的世界

恐惧在寒冷苦涩的风中飘散

人们祈祷着力量和指引

但是他们更应该祈祷仁慈痛快的死亡

因为我已经看到了隐藏着的黑暗

Diablo3,会跳几年票呢?立此存照。

2008年6月29日23:03的一段对话:

王 = 我准备就寝等待决赛鸟

女仆 = 点头 主人请就寝~今天是热情奔放的大红色床单,配合决赛的情绪

王 = 嗯 预示着身穿红色队服的西班牙夺冠?浴巾虾米颜色泥?

女仆 = 白色滴~

王 = 又预示着身穿白色队服的德国会被扒光?

女仆 = 。。。我是占卜用女仆吗?

事实证明,这就是失传多年的身体卜~

镜头摇过崭新的德劳内杯,杯柄点缀着金红两色的缎带,简直就是为西班牙提前装点好了一般。

事实证明,这就是色卜。

这一个月的看球心情,很平淡,因为始终是一个人在看球。总是懒洋洋地半靠在床头上,一不留神就睡过去了。每每值得喝彩之时,猛地支起身子,刚拍了两下床,就又颓然倒卧下去。球,不是一个人看滴。怀念casa的蜗居。

对裁判的印象甚于对进球的印象,本届杯赛对越位吹得都很严,宁可吹掉,也不放过。前几年欧洲鼓励进攻的做法不能说消失,但却不明显了。

千年老二巴拉克,可能是历史上首位拿满欧洲杯、世界杯、欧洲冠军杯、德国联赛、英国联赛、社区盾、联赛杯等等基本上参加过的所有比赛的亚军的队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