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11:30。家乐福一楼的乔香园过桥米线歇业了,取而代之的是本土一家名为乡村基的中式快餐,装修风格明显模仿KFC。菜单上也有为数众多的米线品种,人群的秩序在柜台前还不错,分为整齐的左右两行。因为还不到午餐时间,只有一半的座位有顾客就餐。一个少妇点了一套干拌米线,她吃着红油拌过的米线,附赠的玉米粥刚好让两岁的孩子吃。有一家中年人占据了一张大桌子,愉快且大声地讲着电话,并吆喝服务员再送两双筷子过来。有一个母亲带了三个孩子来就餐,孩子对刚买的拼图爱不释手,急不可耐地拆开铺撒在桌子上,母亲则疾步往返于柜台和座位之间。

下午14:20。一辆叫不上名字的粟色轿车从左侧强行超车,四个对称排气管显得十分有力道。姐姐说凡是方形大灯必是好车,哥哥说莫开斗气车。良木缘人满为患,让人不禁再次想起“少不入川”的警言。马路对面有个招牌一模一样的良木缘,却门可罗雀。一个穿着海魂衫的男孩独坐在角落,桌子上一水的ipod、iphone和macbook。大厅中央有台平板电视,显然是为奥运会而新购置的,只是调成了静音模式,并没有多少人关注。

傍晚17:35。前卷烟厂家属院的里树影婆娑,十分凉快。院子门口的通缉令依旧,上边的人物模样却已模糊。两个老太太沿着便道一直在不停地遛弯,再过半年,这个颇具苏联风格的工厂大院也要拆迁了。

从这里徒步走到双流老妈兔头大约需要三十分钟,电动三轮车绕过交警的耳目走小路只需要七分钟。虽然正是吃饭时间,却很容易等到座位。一个兔头四元——在经历一年多的物价飞涨之后,兔子和鸡已经成为最便宜实惠的肉食品了。

写diary挺累的,所以不要把blog当diary写。最好还得配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