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们你们好,我叫陈嘉男,我在这部电视剧里扮演小龙人,希望你们喜欢。”

这句话不是我Google出来的,而是一直很清楚地记在我脑子里。没错,《小龙人》是我自己购买的第一盒磁带,购于青岛某音像商店,售价8元,时间是1992年夏,我上三年级。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也曾经是个摇滚小青年,拥有满满一箱子外加几抽屉磁带,由于深处内陆,并没有多少打口磁带,几乎都是从音像商店里买来 的。磁带里边夹带的歌词会用宽胶带小心翼翼地裱好压在写字台的厚玻璃板底下。那时凡是磁带盒脊上的LOGO都记得滚瓜烂熟,先是有上海声像、魔岩文化、滚 石唱片、中国火,后来红星、摩登天空……再后来,就不听国内的,也不支持非盗版了。

时间回到1992年,彼时的我获取音乐的途径无非是收音机和电视。家里边似乎刚买了双卡座的录音机,家里只有几盒别人送的迪斯科。有一天,英 明神武的老爸拿回来几盒空白磁带,说是能够录音,于是每日里最大的乐趣便是守着晚上的电视剧,等待片头或片尾曲响起的那一刻,猛地同时按下红色的●键和 play键,然后屏气凝神地听一遍歌。旋即又倒到开头处,听一遍路录的质量如何,每当有谁说话的声音被录了进去,家里人便哈哈地笑作一团,并再次盼望着下 一次谁的声音会出其不意的出现。记得那几年的春节联欢晚会都是我全程录下来的,开始时还顾忌说话的声音“破坏录音质量”,很多年后才恍然,那时的声音资料 是多么宝贵的记录啊。

《小龙人》的剧情记得已经不多,只记得小龙人一身绿的打扮,还记得有个满身碎布条的老太太叫做翠翠婆婆。那时有一种类似妙脆角的零食,名字不 记得了,但里边会送一个小龙人小人儿,甚至还有一撮绿色棉花做成的头发,我攒了有十多个,组成我玩具盒中最精锐的一支部队。《我是一条小青龙》、《大老龟》和《蓝飘带,黄飘带》居然还记得是怎么唱,实在是不容易。

我的那口放磁带的箱子,外边覆着红色人造革,甚至还有两个小锁,很多年来,那个只有一个齿槽的铁片钥匙都一直骄傲地挂在我的钥匙串里。里边除 了磁带和裱好的歌词,还有两个硬皮笔记本,里边分门别类地记载着我曾经喜爱和最喜爱的歌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抄“歌本”,这股风显然不是始自于我,但我 这两本“歌本”傲视全校,经手了无数懵懂的少男,拿下了不少怀春的少女,为中国摇滚的普及和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今后的历史会证明这一切,朋友们……(有 奖竞猜,上边这一小段话是谁说的)那是我年少时最大的一笔财富。

最后我想说,我真正第一盒购买并爱不释手直到听烂的,是那两面红旗下的四个长发男子——《唐朝》,但记忆时刻提醒着我,小龙人,才是我真正的童年回忆。

感谢老妓举办这么有意义的活动【我的第一盘磁带】。感谢添加这盒磁带的哥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