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戌年底的时候,单位里来了位叫做小邬的女同事,模样清瘦,不怎么和人交谈,走路时双手总是插在兜里,散发着一股淡淡的中药味儿。同事们对她都不甚了解,只知道是个学成归来的女博士。许是身体不大好吧,小邬刚来了半个月,就有一多半时间是去请假看病。上班时,她也总斜倚在桌沿上,右手撑在桌面写写画画,左手却始终插在兜里不肯拿出来。看她时常揉捏脖子和捂着胳膊的动作,我想大约是风湿一类的疾病。

某天中午,我和其他同事吃完饭回到办公室,发现小邬并没有回家,而是趴在桌上睡着了。她的头枕在右臂上,左手放在桌上,掌心向上,拇指朝里对着胸口。左手怎么能在掌心向上的同时,拇指朝里呢?我揉了揉眼睛,明白了小邬的左手为什么总插在兜里的原因,她长着两只右手。

我没有冒昧地上前询问,而是就此去请教远在赣江的管老师。管老师说,《郎中杂游》和《居悉》有过换肢手术的记录,唐代游侠精精儿传说有三条臂膀。但根据《内经》记载,中医将左右手按寸、关、尺三部共为六部脉,分管心、肝、胆、肾、肺、胃等不同的内脏,缺一手会导致五脏不调。传说古时曾有为受伤断肢的将士专门调配的汤剂,喝了之后就能长出新肢,至于是否确有其事,就连管老师也不能了解。

又某天,因为领导不在的缘故,小邬走到我面前,央求我代她稍后补假。我看见她捂着臂膀痛苦不堪的样子,忍不住问她,是不是左手疼痛的缘故。看到她惊诧的目光,我连忙补充说,如果能找一些越王余算研磨了涂在患处,对骨头的生长是很有用的。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帮她搞一些来。她露出惊喜的表情,告诉我说,她早知道越王余算这味药对她的病情有益,只是苦于一直寻药无门。

小邬悄悄告诉了我关于她的右手的事情。据她说,邬氏祖上世代行医,其祖以左手把脉问诊,右手调配中药著称,并立下了医术传男、药术传女的祖训。某一世孙女偷学医术,被族长执行家法,砍去了左手。其女愤而专心攻药术,成为了当时赫赫有名的药师。她生前一直服用某种配方来自古籍的药剂,断腕处长出了寸许畸形的新手,可以进行简单的动作,然而却是一只右手,以此表明自己不会背叛祖训。后来,邬氏历代的女眷都要服用“右手汤”,并不断完善这一配方,到了小邬这一代,已经可以长出完整无缺的右手了,但是仍伴随着剧痛等种种副作用。

我听完之后感到很气愤,神奇的“右手汤”居然演变成与裹脚一样的陋习,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对于写字为生的人来说,长两只右手或许能提高写字的效率,但若强迫左撇子或是妇女喝下“右手汤”,就是一种压迫了。小邬生在开明之世,因此也极度反感邬氏宗族的做法,毅然弃药从文。然则廿年来她一直在研究“右手汤”和“左手汤”配方的区别,希望假以时日能够恢复正常,其中便有一味越王余算是“左手汤”所特有的。我将仅有的几支全部送给了她,祝愿她早日康复。

—————————————————————–

【醍醐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