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通街边饭店

我在【醍醐堂记·徐来】开头部分杜撰出的镇子,便是这照片上的平通。那些看似仍屹立不倒、安然无恙的房舍,都如同中了玄冥二老毒掌的病人,五脏六腑都是碎了的。我裹得像个大大的黑粽子,坐在镇口的这家小旅店门口,看女主人用仅存的家什在一个汽油桶改装的土灶上为我们烧饭。灶台上有一块很大的猪油,不多的肥肉,几根黄瓜、土豆,水里泡着的豆腐。镇口的风很大,粽子问:能不能去屋里坐坐?女主人用眼神告诉我,那你进去看看吧。从残垣中可以看出,地震前她家过得很不错,地上铺着光可鉴人的大块瓷砖,宽敞的阳台可以一览江边美景。然而,她们不算是重灾民,这毁而不倒的屋头,不知何时才能复原。

其他图恐观者过于伤感,欠奉。今天仨人一起更新么?顺便测试一下WP2.7中的快速发表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