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给我亲爱的Mango,并董小花。

知道《花镜》这本书,是2008年年初看到豆瓣里在这本书下唯一的一篇评论中的一句话:“猫一名蒙贵,又名家狸,捕鼠小兽也。” 虽然这是一本有关园艺的书籍,却有一些关于动物的篇目,特别是那句“凡猫吃青草,主天必大雨”  ,一直挠着我的痒痒肉。这本1980年后未曾再版过的书我找了许久未曾如愿(我一直希望能在本地的旧书店而非孔夫子买),最近终于被墨墨人肉了出来,于是急不可耐地翻到有关猫的那几页,以偿夙愿。

《花镜•养兽畜法•猫》

猫一名蒙贵,又名家狸,捕鼠小兽也。以纯黄、纯黑、纯白者为上。人多美其名曰“青葱”,曰“叱拨”,曰“紫英”,曰“白凤”,曰“锦带”,曰“云图”。如肚白背黑者,名“乌云盖雪”;身白尾黄,或尾黑者,名“雪里拖枪”;四足皆花,及尾有花,或狸色,或虎斑色 者,谓之“缠得过”。相猫之法:必须身似狸,面似虎,柔毛利齿,口旁有钢须数茎,尾长腰短,目若金铃,上颚多稜者为良。俗云:猫口中有三坎者,捕鼠一季,五坎者,捕鼠二季,七坎者,捕鼠三季,九坎者,捕鼠四季。其睛可以定时,子午卯酉如一线,寅申巳亥如满月,辰戌丑未如枣核。鼻端常冷,唯夏至一日则暖。性独畏寒而不畏暑,若耳薄者亦不畏寒。能以爪书地卜食,随月旬上下,噬鼠首尾。其性皆与虎同,此阴类相符也。其孕则两月而生,一乳三、四子。恒有生出即自食之者,是因属虎人视之故也。俗传牝猫无牡交,但以竹帚扫背数次则孕。或以斗缚猫于灶前,以刷帚头击斗,祝灶神而求之,亦有孕。相猫诀云:“露爪能翻瓦,腰长会走家,面长鸡种绝,尾大懒如蛇。”养之法:在初生时,日以硫黄少许纳于猪肠内,或拌饭与之食,则遇冬不畏冷,偷卧灶内。如猫有病,以乌药磨水灌之即愈。若人偶踏伤,以苏木煎汤疗之。猫食薄荷则醉。以死猫埋近竹地,则竹自引之而来,亦气类相感也。昔有猫与犬同时而产,好事者暗使之易乳而饮,以此眩奇。凡猫吃青草,主天必大雨。

有人也许会驳斥这也太迷信了,但却正对我的胃口。这篇短文中需要考证的东西很多。首先,蒙贵一名,到底源于何时?在很多古籍中,都将猫称为蒙贵,甚至有蒙贵而无猫。这种命名方式,大约是汉代的调调(相当臆断,切勿当真)。在词典中,蒙贵又称为蒙颂,而蒙颂又是猴类的别称。《诗经》中有“有熊有罴,有猫有虎”的此句,看来早先猫是被看作野兽的一类,这也印证出猫从野兽进化为家宠的历程。

关于猫的毛色,我也曾收集过,《花镜》中的这段真可谓精彩。相声《八猫图》中有这么一段:“玳瑁声高,虎皮中瞧,金钩挂玉壮满膘,鞭打绣球把尾摇。雪里送炭,把狸花找,玉狮子就在怀中抱,最可爱乌云盖雪无有杂毛。”基本点过了常见土猫的毛色。而在清人黄汉所撰《猫苑》中有更为详细的介绍。

下边收两条我喜欢的集子里关于猫的片段:

《酉阳杂俎》

猫,目睛暮圆,及午竖敛如纟延。其鼻端常冷,唯夏至一日暖。其毛不容蚤,虱黑者暗中逆循其毛,即若火星。俗言猫洗面过耳则客至。楚州谢阳出猫,有褐花者。 灵武有红叱拨及青骢色者。猫一名蒙贵,一名乌员。平陵城,古谭国也,城中有一猫,常带金锁,有钱飞若蛱蝶,士人往往见之。

《义猫记》

山右富人所畜之猫,形异,而灵,且义。其睛金,其爪碧,其顶 朱,其尾黑,其毛白如雪。富人畜之珍甚。里有贵人子,见而爱之,以骏马易,不与;以爱妾换,不与;以千金购,不与;陷之盗,破其家,亦不与。因携猫逃至广 陵,依于巨商家,亦爱其猫,百计求之不得,以鸩酒毒之。其猫与人不离左右,鸩酒甫斟,猫即倾之,再斟,再倾,如是者三。富人觉而同猫宵遁。遇一故人,匿于 舟后。渡黄河,失足溺水。猫见主人坠河,叫呼跳号,捞救不及,猫亦投水,与波俱汩。

另附两本关于猫的古籍,皆为清人所著:《猫苑》 《猫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