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5月45日,新家开工两个月整。

Tihu和Anise坐镇工地,调兵遣将,完成了六项工程,三项今天是进度最快、工程量最大、人员最多的一天,堪称高效率。

早上来的最早的是安门的两个师傅(四川这里习惯将陌生人叫做师兄,我经常是掺着称呼,一会儿师傅,一会儿师兄)。年长一些的胡子连着鼻毛,年轻一些的手稳得很。他俩做了将近一天。我那可怜的墙质量不佳,有几处水泥标号不够,还有一处墙居然不垂直,幸得他俩噼里啪啦全部安上了。但善后事宜颇多,比如补墙,比如一个锁芯是坏的,比如一个防撞柱安不上。

光头黄牙,酷似年轻无须版龟仙人的是安扣板的师傅,昨天他已经干了整整一天了,厨房+次卫+主卫,全部是他一个人做,不温不火的,看起来很不可靠的样子,做出来还是很漂亮的。问他为什么不带个徒弟,他嘿嘿一笑,说:“那挣的钱不就分得少了嘛。”

来做露台花架的是对夫妇,给自己打工,专门承接花园露台。夫妻俩将几十公斤的木料从一楼扛到十二楼,累得大汗淋漓。要知道,那防腐木是用水煮过的。我对露台是最期待的,因为我提议加一根梁,好买一个宜家的吊椅放在那里,哈哈!

穿着工作服,提着金属箱子一个人来的是灯饰城的小伙子,专门负责安灯。客厅、走廊、吧台、餐厅、主卧、次卧、书房、阳台,我发现这灯可真复杂。安灯的小伙看起来最专业的样子,拿灯的时候还戴起白手套。可惜开关还没安好,不能第一时间感受灯光效果。

最简单的工程是在阳台安晾衣杆,这个也是包安装的!最大承重20KG,以后可以吧mango挂起来晒太阳:-)

最孤独的师傅是安窗户的。因为挨着三环路,我决定在书房和次卧再加装一道中空双层平开窗。这师傅也是给我们封阳台的,价格不算公道。辛苦了将近一天,终于干完,巴巴地来跟我结账。我说,“师兄,身上没那么多钱,改天再结吧。”他看我一脸脏兮兮的样子,只好无奈地走了。

下午的时候,定的两个一体式马桶送来了。用成都话说:还是多漂亮的!为了防止工人偷用,我用宽胶带将其五花大绑!

还是下午的时候,工地上的小胖来给我安射灯。打开包装才发现,这五个我从宜家买来的灯都是带开关和插头的。可我是要安到天花板的呀!无奈之下,只好一一打开,把线全部剪了。现在我拥有五捆宜家电线盒和插头,干点什么用呢?

电源开关不熟不要紧,居然有六十个之多,品种繁多:单开、双开、三开、闭路、光纤……买了一套西门子·远景,小一千块钱。

工程快结束了,我辛苦并快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