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学时看过一段时间海岩的小说,现在想起来印象比较深的是《深牢大狱》了,同名电视剧我也瞟过两眼。记得当时看的时候,就觉得:写得太真实了!就跟海岩他真坐过牢一样。其实,这种真实感是对文字细节产生的一种虚假认同感,因为我根本没去过监狱,又何从判断他写得真不真实呢?但对绝大多数人来说,高墙之内永远是神秘而生畏的地方。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小说里说监狱里睡觉不许关灯,导致很多犯人出狱后回家都要开着灯睡觉,否则睡不着。对于我这种对光线极度敏感,午觉也要戴眼罩的人来说,这种惩罚委实太过残酷了。

这次回烟台,有幸跟几个狱卒亲切交谈,肤浅地了解了一下真实的监狱现况是什么样的。话说当年我们毕业的时候,山东省监狱系统是人人争抢的香饽饽,据说待遇很好。我们宿舍老大奋斗多年,终于获得了这一功名。这次的对话主要发生在我和另一位好友SUN之间,他在另一所监狱任职。为保护当事人,同学名和监狱名都不出现。实际对话顺序和细节与下文有误差。

Q:你们监狱有多少人?

A:(笑)这个属于机密,不过,我们那大约4000人吧。

Q:有女囚吗?

A:全山东只有一个女子监狱,(好像在济南)

Q:那一共有多少个监狱?

A:三十个。

Q:啊?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男女犯罪比例为29:1?

A:差不多。

Q:你一般被犯人称呼啥?

A:队长。

Q:犯人睡觉真的不给关灯吗?

A:嗯,大灯亮着。(老大在旁边插话:我们那现在人性化一些,改成开小灯了。)

Q:你晚上值班还得来回巡逻?

A:不用,在值班室呆着。

Q:看监视屏幕?

A:不看,睡觉,上网,看电视。

Q:犯人睡觉的地方叫啥?(弱智问题)

A:监室。

Q:几人间啊?8人?

A:24人间。(老大又插话:我们那是12人间。)

Q:犯人怎么关?是不是重刑犯弄到一块?

A:不管,掺着关的。

Q:有空调吗?

A:没有,都是电扇。(老大插话:我们那今年刚安了。)【看来服刑也要选对地方。】

Q:监狱里到底有没有狱霸这种人?

A:有。这个属于我们监狱系统明文严打的,发现一个严惩一个,但事实上还是存在的,打绝不了。

Q:有没有有特权的犯人?

A:当然有了。可以在一定范围随意走动,不用干活。但住宿没有特殊待遇,都是大监室。有一次,我们一个新来的同事,嫌天热剃了个光头,打完篮球后,没穿制服直接去另一个监区找同学玩,结果被值班的狱警当场拿下。后来解释误会,那个狱警说,我就说哪个XX(一个专有名词,我忘了~)这么胆大,敢跑这么远。(可见,在一定范围内,特殊囚犯还是可以独自行动的。)

Q:你们打犯人吗?还是指使其他犯人打?

A:(嘿嘿)我们那已经不打了,不让打——只允许使用电棍。(老大插话:我们那还是可以打的,度要掌握好。而且不是什么犯人都能打的。)(接话)对,看一个犯人真实实力,要看出狱时是什么人来接他,所以别看你是狱警,在监狱非常容易得罪人的。我刚工作的时候,还是能打的。第一次看管教干部打犯人,我都被吓傻了。有一次,两个犯人在打篮球时起了争执,居然打了起来。我们队长飞身过去,一个飞踹——真的是飞啊,直奔后脑,差点踢休克。要知道,犯人很少打架,那是要关禁闭的。在监狱,除了加刑,关禁闭是最重的惩罚。

Q:禁闭一般关多久?

A:最多15天。

Q:禁闭室多大啊?

A:有蹲便,有水泥台,上边铺了褥子。没有褥子,犯人病了我们要负责的。每天放风一次。

Q:犯人每天都干啥?PS游戏机真的是监狱做出来的吗?

A:我们那没这么高级的,他们只能做初级的,比如冰箱某块线路板之类的。

Q:给工钱吗?

A:象征性的一点点,七八块吧。(老大插话:你们那这么点啊,我们那一个月300呢。)啊,你们有这么多啊,我们几乎等于不给。

Q:话说,监狱 里要钱有啥用?

A:只要是买卫生纸。还有洗衣粉,牙膏啥的。

Q:要是钱不够了怎么办?

A:好办,买劳动力,有钱人多的是,你买他需要干的工作量就行了。所以监狱有钱人根本不需要劳动的。我们这里特原始,最初级的劳动交换。

Q:真的有越狱的吗?

A:这两年少了,但还是真有能人。(讲了几个故事,其中有一个是一个犯人用一根绳子逃出去了,超NB)你不知道,监狱里真是藏龙卧虎,什么能人都有。

Q:监狱里真有学校吗?报纸报道那些在监狱考上大学的是真的吗?老师从哪里来的?

A:真的,监狱什么班都有,想学什么都行,维修,焊接,外语。都是犯人教犯人,能人很多的。我们自己干许多事,也是犯人来帮忙。

Q:你在监狱空余了干吗?

A:打球啊,有犯人帮忙捡球。我都三年没抢过球了,犯人不敢抢。练三分的时候,特爽,只管投就是了。

Q:有可能以后调到其他警察系统吗?

A:不太可能。监狱系统相对独立,它的警衔晋升的要比其他单位快,你这里站岗的都是两杠二,怎么去别的单位啊,一去就压人家混了一辈子的人一头。

好像差不多了,想起来再补充吧。想想睡觉不关灯,我就决定做个良民,安安分分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