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去年的某个时候,Bygee突然给我打电话,说是想晚上出去练摊,问我我住的地方周围有没有合适的地段。

练摊,这个即将被伟大的中国城管消灭的词汇。

昨天晚上从医院后门出来买水果,过马路的时候,瞟见路边停着一辆闪着着警灯的车,车上坐的男子却不着警服。我看看车上的蓝色大字,恍然,原来是城管。我所站立的这个路口,以前是多么红火啊,路灯刚挂上光亮,烧烤摊便支了出来,有碳烤的,有电烤的;姑娘们面前摆着镶了玻璃的木匣,里边是琳琅的小首饰;推着自行车的中年人那里永远都有掏耳朵勺,红线绳和你平时不知去哪买的小玩意儿;挎着腰包的哥们把布铺在地上,一水的阿迪王李定区宝;队伍最长,观众都猫着腰的,那一定是旧书摊了……

现在这些统统没有了,太不文明了,城市就是这么被搞脏搞乱搞差的。小偷横行,污水长流,偷税漏税,吵闹喧天……至于这些人究竟为什么练摊,不练摊他们又去干什么,这不关我的事儿,我只想要干净整洁的大街。

你也是这么想的吗?

上周回烟台,校园外著名的商业小镇已经被大力神的组合部件吃掉了一半,到处是绿色蒙蔽的脚手架和预制板的隔离墙。从前繁华的商业街反而更加喧嚣热闹了,据说这里现在变成了三不管地带,小商贩们把每一寸土地都利用了起来,不大的空间林林总总摆买了各种货品。确实比以前差多了。

可是我计算不出,这短短的一条三不管商业街,能养活多少人。

在青岛的时候,虽然明知不会有什么惊喜,但还是去海边风景线转了一天。短暂成立并试图售票的栈桥公园重新开放,地上到处都是小商贩,仅仅是那种把右手藏在大腿底下,遥控面前的小人跳来跳去的人就有上百个之多。这种有诈骗之嫌的商贩都能活得如此自由,我不禁感叹青岛真会挣外地人的钱。

可是,晚上我回住处的时候——那里靠近市北区的家乐福,远远不是观光客们会来游览的地方——我看见大街两侧,居民区的小巷子里,全部都是熙熙攘攘的小商贩们。接踵摩肩的衣架,一望无际的灯光,攒动的人头,四溢的香气……

练摊之城。

我就不了解岛城新闻,但我想,青岛政府大抵还是对练摊持放任态度的。抛去所谓“脏乱差”不提,有市场就说明有需求,这些练摊的人们自食其力,用自己的劳动自己的汗水去工作,又妨碍到谁了?如果一任不准摆摊设点,整顿市容市貌,这么多的人又该如何养活自己?这座城市将会投入多么大的不安和驿动?

让谁活下去才是正确的,答案不言自明。

前些日子有报道,说私家车主们开着车在某某地方练摊。这有什么啊,开车的难道各个是富商巨贾吗,国产车现在日供29元的都有了。我倒是希望将来的晚上,能想美国汽车电影院一样,出现一些汽车市场。我也去练摊,显摆一下我的小木匠和小花匠。

都说成都富含生活之气息,来了就不想离开。热气腾腾的夜晚,死气沉沉的夜晚,你选哪一个?

对了,上一串佛珠又快磨断了,我去哪买红色松紧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