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请朋友Li吃饭,这家伙是个传奇人物,讲述自己阴差阳错、误打误撞考入审计署的故事。回望他“中举”的历程,除了人品好运气足之外,最关键的就是心态好。与他同考公务员的同学,同面试的考生,越是重视,越是当会儿事,越是黯然落榜。唯有大大咧咧没怎么着的他得了这份现在看起来属于香饽饽的工作。早一年,晚一年,他都没这运气。

当然,人家也是有真才学的,最后那关专业英语就不是我能通过的。

说了这一堆废话,是想烘托一下,昨晚我们吃罢晚饭,已经很晚了。

送走Li,我和anise一边走一边翻看手机。有一条未接来电,是岳母大人打过来的。急忙回拨过去,岳母大人在那头焦急地说:“猫儿从中午出去就没回来过……等等……”声音突然转忧为喜,“她回来了!”

猫儿说的是mango,我的M小姐,我总是用她来提及她。

mango是2006年5月来到我身边的,只比巴掌大一点儿,漂亮的小三花,鼻头是黑的。在我的弹丸小屋里,在我最孤独苦楚的时候,唯有mango陪伴着我。

猫是柔顺剂,无论你多么心烦意乱,火冒三丈,当她跳到你的腿上,轻抚几下柔软的皮毛,心情就会立刻平复下去。屡试不爽。

我今天不是想回忆她的种种事迹,比如燎焦的胡须,做完手术穿的小衣服,躲在床下不出来的劣行,无头的小强,断在我腕里的虎牙,无辜的澡盆,撕碎的行李,沾满猫毛的厨房……我是想向她道歉。

7月25日,离开她生活了两年的小屋,mango跟着我前往一个叫做乌木村的地方。anise的娘家。一路上,mango都在后备箱的猫笼里叫啊叫啊。

7月26日,mango一直躲在为她准备的屋子床下,不出来。

7月29日,岳母大人把家中另一只大猫送给了邻居,农村迷信,家里不能有两只成年猫。好在还有两只小猫。

8月1日,mango的房间门开始敞着,她时而在门前探头探脑,然后又迅速躲回去。

8月3日,面对老鼠,好奇地看着到访的不速之客——老鼠,玩了半天。

8月10日,mango在院落里跑来跑去,显得特别高兴。从出生到现在,她从来没有在这么自由这么辽阔的版图里活动过。

8月19日,发生了刚才我说的那一幕。中午吃过饭,岳母大人发现,mango不见了!她生怕这只猫咪来的不久,认不到院子了,四邻八舍全部寻遍了,走了一个下午都没找到。想到当初我千叮咛万嘱咐的情景,岳母大人急忙给我们打电话。没打通。

奇迹就在这时发生。20:20许,anise拨通家里电话的刹那,mango喵呜一声,从窗户外一跃而入,落在电话边上,喵喵地叫个不停。岳母大人说,认得到家了,就好办了,以后不用担心了。

我在电话那头,想,M小姐,你是想我了吗?

我也想你啊,明天就去看你哈~

爱猫圈子里,弃养猫咪或者转送猫咪是被人极为不齿的行为,我的大师兄也为此没少鄙视我。我想,我也多么希望身边能一直有mango的陪伴啊。但是如果我是mango,一边是冰冷的混凝土建筑,白天只有宁静和布老鼠的陪伴;另一边则是宽大的院落,有闷噔儿(家里的土狗),哼哼(猪),小鸡作伴,有草丛,有柚子树,可以飞檐走壁,更关键的,还有懂猫养猫的岳母大人,我会怎么选择呢?

我想在那里,mango能过的更快乐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