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上班,冲了一包苦荞茶。这是老爸三月份来蓉时喝的,我留了几包,挺好喝,所以舍不得喝,一直放到现在。

在网络上待久了,与人聊天时免不了网络用语。使用一些网言会自然而然地拉近与陌生人的距离。每个人的常用语都各不相同,然后互相传染。我现在的常用语来自四面八方,有象形的有谐音的有字母的,就不一一举例了。但我想在现实世界里,我肯定不会这么说话——至少其中一些不会说,第一是因为现实中人与人的亲密度是远低于网络的,第二是很多话如果真用声带震颤出来,那也太娘们了。就像看日本动漫一样,大眼睛的姑娘卡哇伊得很,如果出一活人,那肯定要大叫大眼贼了。

以上都是废话。

我想感慨的是,每个人可能都曾有一个开小店的梦想(或者冲动),咖啡馆,水果店,书店,茶舍,总之越闲适越好,越有味道越棒。我也有这样的梦,有一个甚至划出过完整的蓝图,连商标都差点注册(所以这个梦不能说出来,因为真有做出来的可能)。

昨天晚上,我突然又有了一个新的想法,开一家牛肉面馆!

绝对不是兰州料理。去过西北的人,见过形形色色的面食之后就会发现,牛肉面实在是太初级的品味了。一定要做最正宗的海东料理,用最新鲜的牛羊肉。嗯哼,海东料理,这又是一个新名词!

店名我想好了,就叫做:

内牛满面

(墨墨对此亦有贡献!)

想一想吧,汤头好,面劲道,大片的上好牦牛肉铺满海碗……

头牌面就叫做:**王后酱香内牛满面!**一天只卖十碗!

其他面名尚待开发中……

你看,这就是前面那一堆废话和正题之间的联系了。最近确实有些事让我们内牛满面,不说了,说多了都是眼屎。

不过介于我最近的烹饪兴趣和发展方向,做出来的面很可能是哈萨克/俄罗斯风格,或者变成皇后(区)番茄内牛满面。这个都不好说,等我家里开伙了慢慢实验吧。

届时欢迎光临我家的内牛满面私房菜馆。我家预计于2009年9月12日举行低调的入住仪式。

仪式如下:两人各持两根火柴,口中念念有词地跳进门槛。然后煮一大锅汤圆,蒸一屉馒头。满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