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同事强强的桌子上码放着大山一样的烟盒,清一色的万宝路。不知从何时起——大约也就是这个夏天吧,我也把所有喝完的易拉罐留在了办公桌显示器背后的空档——这有赖于今年我换了新显示器,19寸的宽屏AOC。我没有收集易拉罐的嗜好,我只是想存下来换点钱,垃圾不都分不可回收和可回收了mody。

PS:mody——这个奇怪的注释,经过考证,是英文“么”的意思。你回来了么,翻译过去就是 are you back mody?

饮料这个东西,我摇摆了很久,小时候爱喝香槟汽水,后来爱喝可乐和雪碧。那时候哪区分得了百事可乐还是可口可乐啊,就是喜欢把脸凑在刚到出来的可乐上方,让小气泡喷在脸上,觉得煞是好玩。再后来,傻了吧唧地开始自称只喝可口可乐,不喝百事可乐。很多孩子都有这种怪癖,比如自称只吃KFC不吃大M,没有任何理由,就是别人有只吃XX不吃XX的习惯,我也得有。我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刚开始喝可口可乐,是因为觉得可口可乐口感好一些。后来风闻成都可口可乐的一些八卦,又发现百事可乐居然比可口可乐多出好几毫升,又投向了对方阵营。然而买的最多的还是康师傅阵营,今年夏天据说很多地方冰红茶和酸梅汤都卖断货了。

画外音:2009年夏天康师傅推出的赠饮活动后来变成了一场闹剧,很多商贩都开始拒绝兑换瓶盖,据说是因为经销商不给他们兑换。纰漏不知是出在厂商还是渠道,有字的盖子造多了还是有字的盖子扎堆了。

再后来,我发现无论是红茶绿茶果汁酸梅汤,我都能在家自己调制,量大优惠,想喝多说就喝多少,想冰镇就冰镇,所以饮品市场对我唯一诱惑就只剩可乐了。于是我觉得只在外边喝可乐。

喝可乐也不能敞开了喝,得了糖尿病咋办?最早喝无糖可乐,无论是健怡还是别的,贵了一截不说,还不好喝!后来两大可乐双双推出新品牌无糖可乐,喝了几天,全成都超市都涨价了!

再次画外音:我最最觉得好喝的可乐,是只有青岛才能买到的崂山可乐。太好喝了!与其说是可乐,不如说是黑色果汁。这种饮料市场极小,只有青岛有卖。我之前生怕它已经夭折了,这次去青岛,很高兴地看到它还活得好好的,并且崂山系也有发展壮大之势。

今天下午,我的桌子上终于放不下了——大师兄桌子上也收藏饮料瓶,亦然。于是我们电话找唤来了楼下门前的杨师傅。老杨是个神奇的修理工和三轮车司机,靠气力生活。他拿着麻袋上来收我们的废品,我们询问多少钱,他说:塑料瓶一角钱三个,易拉罐5分钱一个。由于我的主“收藏”物品是易拉罐,顿时有赚到了的感觉。结果人家老杨太专业了,一眼就能看出哪种是铝的哪种是铁的,并且斩钉截铁地说:铁的不值钱,不收!我企图与他争辩,熟料人家腰带上缠着一块磁铁,真相立变,我顿时哑火。结果,我桌子上有一小半是铁易拉罐。事后我清点一番,发现铁易拉罐除了少量的王老吉之外,统统都是可口可乐!

怪不得你丫今年换包装啊!

我想起小时候收啤酒瓶子——那时候为啥能有啤酒瓶子你别管——每个瓶子要五毛钱啊!可现在,瓶子罐子们太不值钱了。旁边的同事语重心长地说:现在经济形势不好,你们再存存,等恢复了再卖。我倒是想存,可你知道易拉罐招了多少蚂蚁光顾我这了吗!

【附赠】辨别易拉罐是铝的还是铁的的技巧:翻看底面,光亮的就是铝的,哑光的就是铁的。

以后我只喝铝的!

我以前一直以为我对经济有兴趣,因为我订阅了“人渣经济笔记”,还经常看“华尔街日报”。但我今天看了看Gregory Mankiw的blog,唉,还是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