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月书单

状态 实体书 Kindle 手机 iPAD
已读 冰与火之歌:魔龙的狂舞*;云图;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深渊上的火;云图;天渊* 死人经* 述异记

*为续读或未读完。

从元旦假期至今,一月份一共看了八本书籍,其中五册完整看完,两本仍在看,一本处于日更的状况。从去年起,阅读继续呈现两个愈发明显的特征:一是碎片化,整块的阅读主要是早上上班和睡前的各一小时,以及周末王小图午睡时,其他时候都是见缝插针的不连贯阅读;二是阅读工具依据场景的多样性,实体书为主,kindle为辅,手机+iPad补充。

《冰与火之歌:魔龙的狂舞(全三册)》

元旦前开始看的,元旦期间看完了后两册。对“冰与火”的溢美之词无需多言,全世界书迷都企盼乔治·马丁有生之年能填完这个漫长而又恢宏的史诗故事(注意:其他作者的作品都是史诗般的,马丁作品本身就是史诗)。“冰与火”系列延续至今,具有如此大的影响力,除了作品本身的硬件之外,马丁对作品版权的绝对保护性是不可忽视的,即对creativecommons规则绝对使用:署名,禁止使用,禁止演绎。特别是禁止演绎,在长达八年的时间里,没有任何一部有影响力的同人作品出现,这保证了马丁对史诗不受干扰的创作,比如他那句著名的“谁问我下一部什么时候出,我就再杀一个史塔克”。与之相对应的是,当大陆科幻领军作者刘慈欣“三体”系列广受好评,大刘正处在个人人生创作高潮的时候,作为他的出版机构的科幻世界杂志社,不仅鼓吹和宣传一部出自百度贴吧的同人作品《三体X》,并且居然出版了!这在欧美文学市场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举动,在没有原作者演绎授权的情况下,居然改编续写了作品的后续部分,这是对原作者的极不尊重,也是对著作权的极端蔑视。即使是大刘本人,也在博客上说,“我没法往下写了”。我无意评价《三体X》本身如何,但它将大刘原本可能的很多种故事走向给写死了。大刘也许可以对此置之不理,但问题是作为原著正式出版机构将这正式出版了,表明对其的认可。《三体X》出版时,出版方曾试图邀请刘慈欣写序,让人哑然失笑。可惜刘慈欣在关系自身重要权益的关键时刻放弃了权利。

《云图》

正如云图本身奇特的结构一样,我看完本书也经历了kindle-实体书-kindle的过程。《云图》中除了云图六重奏的作者西德海姆吞枪自杀外,其他故事似乎都有个完满结局,特别是蒂莫西·卡文迪什那肖申克式的结尾。但事实上,这是一个彻头彻尾对人类失望的悲观故事。星美-451经历的一切始终是公司国赤裸裸的骗局。在时间线的尾声,人类文明已经随着记录仪,永远失落了。而文明失落的这一刻,实际上在十九世纪亚当·尤因在太平洋上写日记起那一刻就注定了。我是看完书籍的第二天就看8.12Gb的电影的,但发现完全看不进去,我准备隔两个月再看。如果说原著是一幅精巧的俄罗斯套娃,那电影就是一碗切碎的洋葱。其实《云图》可以拍成一部六集的美剧,每个故事启用一个不同的导演,分上下半集交叉播出。可惜这只是如果。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在产品类书籍推荐中,这本书的推荐位都很靠前,我是在上了一位Qzone产品经理的课后买了它。坦率说这本书注水严重,口水话比比皆是,图表也乏善可陈,但对于P3级别以下的产品经理来说,仍然有很多可读之处,至少能对淘宝内部的企业文化管中窥豹一翻。其实最让我佩服的,是作者能够为自己树立极其明确的目标:出书,于是不停地攒博文,于是出了。我们很多人,不乏人生大目标,却缺少一个个明确的小目标。这本书主要是放在公司,午休时抽空翻翻,还没看完。

《深渊上的火》《天渊》

弗诺·文奇的巨著(真的很厚,所以看kindle版本了),这次属于重读。上一次看时还是作为一名新入行的编辑,当作校对教程来读的,所以仔细有余,欣赏不足。李克勤(《科幻世界·译文版》主编)亲自翻译的这两部书堪称经典,近年来的英文译者中罕出其右。可惜他因为视力不佳,很久不以本名翻译了(会用马甲翻一些中短篇补贴家用)。因为喜爱互联网的缘故,在科幻小说的门类中,我最喜欢的一直是赛博朋克流,1987年的《真名实姓》是真正的赛博朋克鼻祖,写于1992年的《深渊上的火》中描述的寰宇文明网逼真描述了一个通过互联网通讯的寰宇网络(当然1992年的文奇写的还是一个web1.0的网络,全宇宙的智慧生命整天都在刷一个酷似百度贴吧的公告牌系统)。文奇在这两部小说的描写中,最成功的无疑是将赛博朋克和太空歌剧极其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而每一部的亮点又是描绘了一个独特的超乎想像的智慧种族。“深渊”中是多位一体方能形成群体智力的爪族,“天渊”中是开关星上的蜘蛛人。如果你一生指向啃一部科幻大部头,文奇无疑是首选。在今年即将出版的终章《天空之子》延续的是《深渊上的火》情节,多位一体的爪族继续唱主角。

《述异记》

南朝梁代任昉所著,无意中看到,因为比较短,就拷在evernote里看完了。新浪微博上有书女贴出过历代史料笔记大全丛刊总表,共计162种书(http://goo.gl/ViC7V),汗颜自己看了还不到一小半,慢慢啃。笔记体志怪小说一直是我写作实验的主攻方向,现在基本上每天写的#键上话#是为了保证语感和锻炼文字精炼度,同时将一些小故事记录下来。我准备一个月文言一个月白话交叉着来,不然有些审美疲劳。

《死人经》

一直在手机上,没事了就刷新一下,看更新一下。读书是一件很私密的事,小说尤甚,所以这本书喜欢和不喜欢的人肯定都很多,比如可以证明起点的编辑并不认可这部小说,虽然我非常想为它付费,但居然还没有签约。我在2012年研读了十部左右的七点小说,官场文,修仙文,穿越文,历史文,足球文,起点的作者群可以说是全中国对自己的细分目标读者群把握最精准的一批职业写手,情节,遣词造句,包袱,角色,就像流水线上的零件,在需要的时候一个个抛出即可。所以起点小说一般都能抓住人,但进行到百章左右就会陷入审美疲劳。我以前对网络小说市场不甚了了,直到我的一位同事告诉我(他是小说阅读网的签约作者,可以看作整个网文圈的四线作者),他的一篇2010年即收尾的小说,直到2012年上半年,仍能带给他每月600元的收入。真的惊到我了。回过头来,《死人经》符合一切武侠小说和商业小说的写作要素,有一点古龙的冷,又有一点东野圭吾的疑。我在公司系统里看了2012年12月江南的一场关于商业写作的报告,他对商业小说的基本要求之一是:每一章中都能有一句话可以写进签名档。《死人经》中这样的金句比比皆是,佳句非偶得,作者历沧桑。

总结

如果能继续保持一月的阅读效率的话,今年能看更多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