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壬辰年秋,青羊邵某忽化为蛇,吞卒吏遁地而去,盖因瓜果摊车被扣,生计无落。其妻女尝见其手机在线,问之,云山中也。又二月,妻女亦不见。

  2. 黉门士子云,琴台路有织妇,布艺精巧,坊间流伊所出笔袋,价三百金,携之可佐润笔三成。于偶得其平板袋一副,茶布蓝绳,角缀一虹字,无VPN亦可推之。

  3. 锦江有丐,发春熙拾荒,闻人耳语云:此未可取。丐扭头寻声,见一红罐,不识其上字迹,尚有残液,因掇而饮之,廿年不曾病也。

  4. 洛带世居客家,近以伤心凉粉闻名。镇西有店名黑凉粉,主人面如黑玉,皆以为阿非利加人,自云乃昆仑奴后裔,厨内无刀具,唯见两刃剑一对。

  5. 文翁石室乔生,年十二,写端游,在线卅万,有天使投资。时啖书籍数本,程序教辅为多,云食而知之。

  6. 孟家巷虞叟年九十,鼻有三窍,中以蜜蜡嵌之。嗜烟,终日独坐巷口。蓉降雪三日,其身三丈内地砖干燥如故。

  7. 龚隈邛雅人,以网编为生,尝论道炎黄乌乡,俄顷黑屏,继而有物自窗外过,逆鳞墨青,长数十丈,不见头尾,片刻方过。龚之所在,廿一楼也,满室惊怖,龚独色不变。

  8. 报馆终校一职多凶险,尝因笔讳致仕,甚或下狱。蜀报周恺,熬有灰鸟一只,状若鸦,能人言。每逢出版,周必将稿览之,若无犯忌,灰鸟作妥妥声,若有忌讳,则作振翅远飞状。后山海经载,此为庹鸟,以音得名,食腐而生。

  9. 巴中人封某与同袍小酌,有汤品鸡煲,略一瞥,封即停著掷地怒叱,此禁鸟也,焉能吃?友疑之,封道,旧时黉门若现此鸟,发噤噤声,必有禁场落榜之祸。后几日,友炎生所著因国姓缺笔,果被查禁。

  10. 龟城东南有狮子山。沿静居寺官道自北向南上,路甚平缓。然有山民言,凡闰月马日子时,自南向北行驶,亦为上山,坡道上行单车甚艰行。

  11. 上池正街,日有阳市,夜有鬼市。阳市旧货奇玩,有售真话者,售执念者,售悔药者,售蛊者。夫鬼市,销赃也,多容貌奇伟者,可刷卡,支持配送,可货到付。于曾收书若干,甚重,有男子送至塾中,额生半角,能与兽语。

  12. 同事邱辛好网游,尤擅撸。购雷蛇键鼠,利其对战。过二日,邱与人曰,某鼠标上有萤绿小蛇,若其右首,必败,若其左首,必胜,屡试不爽。于不信,试撸之,方五分钟,鼠标失灵,低头视之,绿蛇不知所踪。又几日,绿蛇才现,较前貌似大焉。

  13. 同乡邓萧,天生左足成双,略跛。素来购鞋倍之,只取左脚穿之。邓生饭食,书信从右手,担水,篮球从左手,鼠标与撸亦设取左手模式。

  14. 网编付痒,逢双日值夜近三年, 面有疾色。一日昏厥,醒后复诊,以为贫血。然自此付某精矍,入夜尤甚,识病句错词,能秒断之。唯不知图形,不辨方圆扁平矣,疾之遗患 。

  15. 公司有无线网络,某日网速忽慢,信号仅余一格,重启路由亦不能。襄理查之,见有括叶铁木置于厅,乃物业新近更替之,遂命移之。出前厅,信号恢复二成,移出楼,满格矣。

  16. 荷花池有丐王,五年一换,或为拖儿少妇,或为美艳书生,能招富挡灾。商人多相敬,故不敢有相害心,丐亦自得其所。后为城管逐之,荷花池遂败。

  17. 琉璃场通衢架桥,伐木塞湖。先是有按查使巡蓉,遇一老妪,谓使曰,蓉旧名龟城,此地为龟尾,不宜起高,恐陷于地。使招地质专家,具以告之,后遂废桥为窟,有成渝线经此。

  18. 青羊治下有青羊卫,庙则为道,出则为督,所着衣皆为皂,缀青铜芯片,至商家芯片赤者,必有偷税之弊。缴欠资与卫,养孤寡鳏独,商人拜服。

  19. 某年锦江有甲级写字楼售出四层,遂有装修入场,又有运营商架机房。然业主从未露面,自称名采薇,公司行网络事。又一年,泸州某银行服务器迭代退役,该服务器代号采薇。

  20. 锦宝七年,江油人甘度建站,设团购项,日进千金,又二月,货渐劣,求退款货,甘度不允。自此,网民开其站,有白蛆自屏幕上下出,遍查代码不能。未几日,站遂灭。

  21. 某介公司总监樊派驻蓉城,信风水,居所有明镜。入冬,连遇办公室鼠标折,可乐淹湿机箱,传真名姓缺笔。自谶不吉。明年果被炒。

  22. 袁邈年五八,左股生尾,长一尺。曾为职工,下岗以清扫为生。其母疾病困笃,于陋室弥留之际,邈寸断其尾,卤煮成汤。母啖毕精神大好,后寿九十六。

  23. 产品王馗夜宴白丁,上乌鱼十条,长而有须,花色如蛇。或生啖,或炭烤,或油烹。食客入口肉味各异。宴毕,生啖者通美工,炭烤者明开发,油烹者擅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