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位要好的朋友,从七年前来蓉一直到去年回东北,身边都养着两只收养来的猫咪。在我所有养宠物的朋友里,她算是对自己的“孩子”最溺爱的了。过去几个月来,我在微博上一步步见证了其中一只名叫“小宝”的猫咪从发现异常、到患病严重、最后走到生命尽头的过程。她对宠物的感情和关切,宠物在她的世界中的分量之重,我是自叹弗如的。

还有位朋友,也就是在春节前,陪伴了十年的比熊犬也结束了短暂的犬生。我也在她身上见证了一只宠物从患病到治疗,从火化到治疗的全过程,繁复而又肃穆。今天我想转载前一位朋友最后一篇部落格,请所有有着宠物,或者跃跃欲试地想要找一只宠物寄托感情的朋友,看过之后想一想,你的确能不辜负它们,做到不离不弃吗?

首先要说一下,小宝现在的状态还不错,能够自己进食,食欲也不错,虽然不知道这个状态能持续多久。

感谢在小宝患病期间给出建议和帮助联系医生的朋友,不一一说出姓名,但我把感激放在心里,谢谢你们。

小宝之前的情况不赘述了,因为之前咨询的医生建议做的检查整个东三省都不能做,而他们试探开出的药物也没有效果,所以年后决定还是带小宝到北京检查,因为春运的缘故,最后机票买在12号,联系了北京唯一一家可以给猫做磁共振的医院,跟他们预定好时间,又联系好宠物托运的人,当时小宝状态也还稳定,于是就等着到北京做全面检查。

但周一小宝情况突然恶化,凌晨时出现了脖颈强直,且无法站立。我紧急联系了北京的医院,医生提出这样的状况不能承担几个小时的奔波,尤其是升空及降落时压强变化巨大,恐怕会有危险,医生给出几项检查的建议,我带着小宝驱车到哈尔滨一家新成立/仪器比较新且全的宠物医院进行检查。检查结果是弓形虫呈阳性,生化和血常规及脑部颈部脊椎x光片无异常,蛋白指标较低。于是两家医院的医生交流后,决定给小宝用甘露醇等药物,降低颅内压,确保小宝可以乘机。小宝打了两天点滴后可以行走,精神头也不错。

12日下午2点到达帝都,领到刘小宝后跟来接机的朋友会合,直接到位于通州的北京爱维动物医院。姚博士结束正在做的手术后就来给小宝检查,他说小宝的嘴唇肿不是大问题,怀疑是脑部问题压迫视神经导致失明,无法站立行走是压迫了运动神经,无法进食也是由于压迫到舌咽神经。简单说,姚博士认为现有症状应该都是脑部问题引起的(后来的磁共振检查也证实来这一点),于是安排做了一系列检查,包括弓形虫检查(检查结果是阴性,并没有感染),因为做脑部磁共振需要全身麻醉,于是也安排检查了一些脏器。小宝有些脱水,又打点滴补水,为做磁共振做准备。一切检查就绪再驱车来到位于北四环的医院已经是晚上8点过,因为要给小宝做检查,一应医生都要加班。这里要多说一句,从小宝发病起,接触和咨询的宠物医生都十分有耐心,不厌其烦地解释和为小宝检查及注射,都表现出很高的职业素质。

一个小时后检查结束,姚博士讲解了小宝的情况。小宝颅内的异物直径有1.8厘米,位于左右脑中间,位置较低。医生说这么大像是先天的,至少也是生长了很多年了。因为脑部结构异常复杂,手术风险较高,手术的话有三种可能,一种是手术成功;一种是手术中间出现意外,小宝不能下手术台;另外一种是虽然能下手术台,但肿瘤无法取出,就是维持现在的状况。而即便手术成功,也要做病理检查才知道肿瘤是良性还是恶性,目前不能排除复发的可能性。而保守治疗是几乎没有作用的。

困难不仅在于手术风险,还有经济上的问题。不算在哈尔滨检查以及往返北京的机票和托运以及其他相关费用,仅12日下午的检查费用是6k+;如果选择做手术的话,手术及消炎加上术后护理等,价格大约在3w5以上。当时没有立刻下决定,回家后的考虑结果是,不给小宝做手术,晚些时候带她回家,在最后那天到来之前,都会好好照顾她。手术风险太大,并且超出我能力范围太多。之前在成都时候收入比较低,并没有积蓄,半年以来因为照顾妈妈,一直没有工作,仅有一点做兼职的稿费收入。来北京之前我的心理价位是2w之内,但坦白说我也没有这么多钱,只是斟酌后觉得能够在不影响基本生活的基础上短期借贷并还清,就现在的价格而言,我实在无能为力。

我觉得自己做了能力范围内所能做到的最多,但当然我并没有做到不计一切代价救治小宝。我很难过做出这个决定,如果有朋友不理解或者是指责我,我也接受指责,是我没能做得更好。我很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