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日

昨晚到今早连续两次用滴滴预约了出租车,的哥接单后都没联系就默默地取消了,特别是今早这个,在快到九点时取消的,还都选择“双方协商一致”。毫不犹豫地投诉!

早上送anise到公司后,在九方的KFC吃了顿早饭,看着kindle上的《琅琊榜》,而且是零几年的网络出版,较后边的版本,仅开头就多出来了10%的章节。后来预约的出租车毁约,怕不好打车,就赶忙现打了一辆,没想到马上就打到了,而且十分钟到了机场,速度太快了。

攀枝花的航班晚点了四十分钟才起飞,降落时大约晚了50分钟,到达已经是12点半了。这是一个坐落在山顶的机场,机翼几乎就要伸出崖壁。今年还去了两个机场,香港机场和那霸机场,都是建在海边,降落时机翼几乎都要溅起浪花。真是相印成趣。这也是我第一次飞省内,距离也就比成都飞西宁近了一点。机场海拔2000米,市区海拔1000多米。作为支线机场,真是小到不能再小,飞机降落停稳后就要马上调头走,行李托运盘没有编号,因为只有一个。

还好交通比较方便,十块钱就坐机场大巴抵达了目的地:攀枝花宾馆。在路边吃了碗本地米线,然后上楼在318和同事冉旭会和。休息了一会儿,就去市经信委开会了。会议内容乏善可陈。结束后又去马路对面的市委宣传部,继续乏善可陈,没什么实质内容。我方北京出动了五名同事,加上成都一共七人,我真觉得有点劳师动众。

更重要的一点是,因为人太多,对方都不管饭了,呵呵。

还好晚上经信委的人管了一顿饭,也没怎么喝酒,算是平安度过。吃晚饭就着晚风走回宾馆。这里还很热,穿短袖光大腿的人比比皆是。回了房间加了一晚上的班,做了摇摇乐的方案和雅安文旅的甘特图。过了零点时,把在飞机上没看完的《国土安全》最后十分钟看完,睡觉。

睡的还不错。不知道打呼没有。最近打呼比较严重,明显是喉咙出了问题,以前不怎么打呼的。

4日

今天继续在攀枝花的拜访调研之行。

早上经信委派了两辆车先送我们一行人到攀枝花市公安局,途径了攀枝花学院,刘小松的母校。和公安聊的很不理想,一群没有任何动力做任何事的官僚。

接着又去了德阳市旅游局。旅游局的信息平台还是很高级的,了解了不少情况。可惜旅游局没有任何领导出席,沟通基本上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成效。

旅游局就在攀枝花宾馆的旁边,所以中午休息很方便,在旁边一家盐边饭店吃了一顿中餐。下午三点的时候——由于攀枝花夏季气温的缘故,这里所有单位下午的上班时间都是三点——经信委的人接我们去了攀枝花市中心医院。这个医院的微信建设比成都的医院都要很好多,甚至可以缴纳住院保证金了,是由金蝶整体解决的。

从医院出来又去了城管。看了一下数字城管的平台,也不错。对方还想做“滴滴公厕”,挺有意思的。

晚上没有和同事吃饭,而是和攀枝花日报的高研梅老师一起去吃了烧烤,她带了两个小姑娘,都是九零后。饭间聊了一下她们的发展困局,的确,很难破局。

回到宾馆后,王婷婷(jazzgun的前女友)开车来宾馆送了我几包油底肉,真是有意思的会面。她看起来非常憔悴。

因为回宾馆太晚,今天没给王小图打电话。

5日

今天休息了一天。原定的攀枝花行程是两天半,但其他同事准备再走访一天,周五飞回。我觉得太耽误时间了,所以定了今天的飞机返蓉。因为航班是中午一点十分,所以早上他们参观咖啡园等安排我干脆就没去,以防时间来不及。

在酒店吃了早餐——依然是两碗杂酱米线,味道还可以。回到屋子里工作了一会儿,十点出发,步行走街串巷,穿过攀枝花的商业街,和高研梅老师在一家马记牛肉会合。高姐执意还要请我吃顿饭并送我去机场,实在有些惶恐。因为快九点了才吃了早饭,并且吃的挺饱,所以十点半就吃的这顿午饭实在有些勉为其难,亦有些食不知味。吃过饭,高姐的爱人陈哥开车接到我们,俩人送我去了攀枝花机场。

去机场一路上的风景很漂亮。终于认识了攀枝花是什么样的植物,叶子一层层低垂,树干上有粗旷的刺状起伏,其实就是南方俗称的木棉。我觉得“木棉市”似乎比“攀枝花市”要更好听一些。

机场非常非常小,小到袖珍,和一些县城的汽车站差不多大。安检口,值机,登机口都只有一个。出了登机口,直接步行穿过空旷的停机坪,在蓝天白云和刺眼的阳光照射下登机,别有一番风味。停机坪和跑道就在山顶,就像巨大的瞭望台一般。

回到成都后,直接打车回了家,看了会儿书,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本想着和妈妈一起去接王小图放学,结果一睁眼已经五点半了。晚上爸爸做了一个大砂锅,还有我带来的马记盐边牛肉,都很好吃。六点半的样子,我和妈妈一起送王小图去小区里学跳舞。

晚上拖了地,把这几天的衣物扔洗衣机里洗了。看完了《真实的人类》迷你剧的最后两集,还快进着看了《工作女郎》。